毛线菌

这辈子都不可能有saber了

©毛线菌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同人】荣耀大学中专部 一

  *好久没写论坛体之外的东西,算是复健吧

  *叶邱基础上的全员向,校园paro,含私设和谜之ooc

  一

  邱非坐在大厅里等待新生报到,寒风一吹,他打了个哆嗦,连忙捧着杯子里热水喝了口,他好歹还知道穿个鸭绒袄,旁边的卢瀚文为了给新到来的学生留个酷炫的印象,硬是只穿了个大衣,现在冻得瑟瑟发抖,一会用光了一包纸。他们这组的组长刘小别看不下去了,去旁边的办公室给他借了个军大衣。卢瀚文看了眼自己的大衣又看了眼军大衣,在生命与面子之间再三犹豫,眼看刘小别不耐烦了转身就要走,他才不顾形象的扑上去,拿了军大衣把自己裹了起来,重获新生。为了表达谢意,他决定拉着刘小别组队打游戏,说自己是此道高手,由他带领必定打遍天下无敌手。邱非好奇的伸头一看,是球球大作战。

  这情节有点谜,邱非不忍直视,在QQ上狂戳叶修。

  在?

  在?

  在不在!!!!

  又是消息又是语音又是窗口抖动,半天了那边才回了句在。

  战斗格式:

  为什么学校会在春季招生啊,快冻死人了。

  叶不修:

  你觉得呢?

  邱非犹豫了一下,颇为天真的回答道:为了让更多的失足少年提早返回学校?

  那边回了他满屏hhhh之后又发了个充满怜爱的摸头表情

  叶不修:

  我毕业后你怎么越来越傻了,咱们这是民办院校,一年招两次生当然是为了赚更多的钱啊。

  这话说的真是……好有道理啊。寒假前面试时表示愿意为学校为学生奉献青春挥洒汗水的誓言犹在耳边,然而邱非的内心已经有了递交辞职报告的冲动。

  算了,来都来了,先干着再说吧。他怕再跟叶修聊一会就得面对更多惨痛的社会现实,于是转而点开游戏,玩起了消消乐。

  这组的新辅导员难道都是网瘾少年吗?闻理拿登记表回来,见一群人拿着手机打游戏的打游戏,聊天的聊天,恍惚回到了大学。在这群没有一点教师形象的人当中,唯独戴妍琦一人奋笔疾书,神情严肃,堪称一股清流。

  闻理被这位如此认真工作的新同事感动了,发登记表的时候好奇的瞄了一眼,只见戴妍琦写到:刘小别与卢瀚文进行了一场激烈的口舌之争,没有分出胜负,于是他们又开始了另一场更为激烈的肉体上的争论……

  这哪里是一股清流啊?分明一股泥石流!

  这是要完,闻理不敢再看,默默地把表放下,静静地坐在自己的位上,觉得自己可能干不到期末就会辞职了。

  刘小别玩手机也不忘了工作,看了眼时间估计着该有新生来报到了,咳嗽了一声,示意大家开始做好准备。

  第一个学生进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老师们正襟危坐,或低声讨论问题(游戏攻略),或严肃看着学生资料(思考可用的名字),让他不禁想到了团结认真严肃活泼的标语,对自己未来的校园生活充满了希望。

  邱非带的班靠后,学生还没分到他,就去给前面几个人帮忙登记学生信息。等到了中午才闲了下来,叶修来检查工作,顺便给邱非带了饭。一群人啃着学校给发的便宜面包和冰凉的酸奶,羡慕嫉妒恨的看着邱非吃着麻辣烫,好在刚才大厅人多聚了点热气,不然这饭真是吃不下去。

  叶修走后,卢瀚文就问邱非:“你认识咱们叶处啊。”

  邱非点点头,学生处处长亲自送饭,怎么看他都头顶关系户的光环了。

  卢瀚文正待进一步八卦,就见戴妍琦眼前一亮,蹦跳着就朝门口走去,门口有个戴眼镜的人正等着她,不但拎着吃的喝的,还带了一个暖手宝。还没等卢瀚文痛斥这种塞狗粮的行为,刘小别接了个电话就出去了,回来的时候手上也多了一堆东西。

  “你们都有人投喂!就我和闻理没有!简直太过分了!!”卢瀚文气的跳脚,闻理在一旁点头。他话音刚落,只见一个学生抱着东西跑了过来,“请问卢老师是哪位?”

  遭到了致命一击。闻理在卢瀚文颇为尴尬的笑声中迅速和他划清了界限,心酸的无以言表。

  吃饱喝足,又没什么学生,大家开始互相套关系,不说还好,一说才发现学校水真深,在座的人都能在学校里找到沾亲带故的,关系网四通八达,什么教务处、实训中心、宣传处、人事处……

  “合着我们这一圈人全是关系户啊。”戴妍琦感叹。

  “那我们以后岂不是可以过得很爽了?这关系网洒遍半个学校啊!”卢瀚文兴高采烈地说道。

  邱非对此可不抱什么信心,不过也没泼他冷水。倒是刘小别翻了个白眼,“咱们学校最大的特点就是坑熟人,你们就珍惜现在的感动吧。”

  卢瀚文对这种消极言论就当没听见。

  刘小别的话马上就被验证了,刚休息没一会,年级长楚云秀带着几个学生会的学生,抱着一堆一卡通过来,告诉他们为了减轻财务处的负担,领导们开会决定让辅导员们负责一卡通的发放与收费。

  “我们的关系简直毫无用处,交学费的时候顺便把一卡通的钱收了很难吗?”卢瀚文有些抓狂。他和刘小别班已经分完了,刚好错过这桩倒霉事。眼看着戴妍琦邱非和闻理陷入人民群众的大海中,又是登记学生信息又是回答家长乱七八糟的问题,还要忙着收费,一人分三份估计都不够用。这句抱怨说出口,竟没人有空搭理他。

  这活对财务处来说难不难不知道,但对今天本来只要见见新生登记一下基本信息的学生处新鲜出炉的辅导员们来说显然不轻松。尤其是到下午四点多学生大量涌入的时候,闻理恨不得两眼一花直接昏过去,邱非从小到大都在学生会混,类似的麻烦工作没少做,这会还算有条不紊。戴妍琦那不知何时多出来个人帮忙,也还算轻松。就他这乱的一塌糊涂,加上卢瀚文过来帮忙也没好到哪去。刘小别不知去哪借了俩人过来帮忙才给现场稳定下来,就这还忙到了六点。等到叶修过来叫邱非吃晚饭的时候,除了闻理邱非,其他人如饿死鬼托身般跑去吃饭了。

  闻理在那哭着数钱,表情沉重的仿佛死了爹妈。

  “这是怎么了?”叶修问他。

  “卡和钱对不上,”闻理绝望地说道,“少了两百。”

  “两百块钱至于吗?”

  “我一天挣的有这么多吗领导?”

  “实习期没有。”

  “那转正了呢?”

  “当然也没有。”

  闻理更绝望了。

  邱非看不下去了,见他还在那数钱,就拿着几个人领卡时登记卡号的表一笔一笔对起账来。没一会功夫就发现问题出在哪了,“你看这里,领卡的时候登记的是1101-1150对吧,然后接下来我登记的是1150-1299。也就是说,你领卡的时候少领了一张。”

  闻理看他的眼神像是看到了救世主,得救了的他兴冲冲地拿着钱去财务处清账去了。

  邱非看没事了,收拾了一下东西就跟叶修去吃饭了。饭吃了一半,就见闻理失魂落魄地走进了食堂,要不是前面有学生出去给他开了一下门,他能一头撞到门上去。

  “这又是怎么了?”邱非莫名其妙。

  “估计是撞见老韩了吧?”叶修说道。

  “老韩?韩文清前辈?”

  “是啊。”

  “他在、财务处工作?”

  “嗯。”

  “……”邱非沉默了一下,看闻理这个样子,估计连话都没说就直接自掏腰包把钱垫上了,于是十分诚恳地说道:“我觉得保卫处更适合韩文清前辈。”

  “这就是你孤陋寡闻了啊小邱老师,”叶修点了根烟,见邱非板着个脸又把烟给掐了,“虽然我一开始也是这么觉得,不过你是不知道,老韩来之前,每年学生处催缴学费都颇为艰难,有的能一直拖到毕业。自从他来了之后,每到该交学费的时候把人往老韩那一拉,最迟下午就把学费给交齐了。”

  这么天才的主意谁想的啊,邱非狐疑地看着叶修。

  “这回还真不是我,是我们尊敬的冯校长。”叶修呵呵一笑,“总之你只要记住,如果我们学生处跟跟财务处有矛盾,绝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就是了。”

  邱非对此表示怀疑,不过鉴于叶修拉仇恨的水平在那摆着,估计不至于将这种矛盾扩大到两个部门之间,最多也就集中到他自己身上了,因此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直到很久以后,他才发现自己实在是太年轻了。学生处在叶修的带领下哪里是只跟财务处有矛盾啊,是个学校部门它都跟学生处有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