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线菌

这辈子都不可能有saber了

©毛线菌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同人】盆盆奶和奶爸不可兼得

  *卖萌文一篇,可爱即正义!灵感来自大熊猫的疯狂盆盆奶时间

  邱非是兴欣熊猫基地的一只熊猫宝宝,已经八个月了。他不是一只普通的熊猫宝宝,而是一只非常聪明的熊猫宝宝。在他不到两个月的时候,就懂得以卖萌、伐开心、胃口不好等理由,骗的奶爸奶妈们往瓶瓶奶上加蜂蜜。在五个月大的时候,就熟练的掌握了开门开窗户的技巧,经常带着小伙伴胜利大逃亡。在奶爸奶妈们封锁了各种逃跑路线后,更是学会了指挥小伙伴们围攻奶爸奶妈们,然后伺机越狱的高难度技巧。至于从游客手中骗取食物,霸占最舒服的树杈这些低级技能,使用的更是炉火纯青。所以,很快他就成为基地里熊猫幼崽中的人气天王,熊猫团子们的信赖对象,以及奶爸奶妈心目中的最会讨好卖萌惹是生非的熊团子。

  然而,就是这么一只天不怕地不怕的熊团子,在面对奶爸叶修时,总是表现的格外乖。喝完盆盆奶也不捣乱求第二碗,还会自觉的去运动。洗澡的时候也不滚来滚去五个人下去都按不住了,叶修自己就能给他洗的白白净净的。更别提每次回窝的时候都会上演的无情无义无理取闹就是不回家的戏码了,只要叶修一出来喊熊团子们回家,他都是第一个滚过去窝到叶修脚边。谁要是不听话还赖在树上不走,他比奶爸奶妈们还积极,上去对着那个熊团子就是一pia,把熊给pia下树。这时,叶修总会给快要爬下树的他一个抱抱(防止两个熊团子打起来),然后亲自给他送回窝里,并且附赠半个苹果作为奖励。怎么看,他都在成为熊生赢家的大路上走的稳稳当当。

  即使是这样,邱非也有不开心的地方。他最不开心的,就是叶修总叫他球球。当然,熊团子对叶修给他起昵称这件事还是非常高兴的,毕竟整个馆里上上下下总共十只团子,只有他获此殊荣。但是,为什么非得是球球??

  他看了看自己胖乎乎的爪子,圆滚滚的身材,毛茸茸的小脸,非常不解的抱着妈妈的大腿问道:“麻麻,为什么叶奶爸要喊我球球?”

  妈妈将邱非拎起来,揉捏了一番,玩过瘾了之后,说道:“因为你叫球飞啊,他估计是觉得飞飞太女孩子气了,所以要叫你球球。”

  熊团子用看文盲的目光看着自己老妈,眼神里充满了鄙夷,“麻麻,我的名字是邱非,长这个样子。你说的球飞长这个样子。”一边说一边还用爪子在地上画字,说完了还不忘长叹一口气,以示这种熊居然是自己的麻麻,简直就是他完美熊生上不可抹灭的污点。

  妈妈被看的恼羞成怒,一巴掌把熊孩子糊到一边去,“给你面子你还给我傲娇起来了!非得让我说实话,他叫你球球不就因为你胖的像个肥球吗!”

  这句话恍若晴天霹雳,把邱非劈了个外焦里嫩。他悲伤、他忧郁、他觉得生无可恋,整个熊生都黯淡无光,连趴在门外和小伙伴们预备围攻送盆盆奶的奶爸奶妈们都没了动力。如若不是听到屋里奶妈们讨论如何减肥给予他活下来的灵感,他八成要成为动物史上第一例死于忧郁症的熊猫团子。

  对啊,我可以减肥啊。邱非抱着抢来的盆盆奶一边埋头大喝一边想到,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全然没有意识到人类对于自身种族的审美眼光并没有套用到熊猫身上。在这个善变的种族眼里,不再圆滚滚的熊猫绝对是邪道啊!

  “今天非非是怎么了?”负责照顾邱非的奶爸惊恐的叫道,“不但没有抱大腿死缠着不放求续盆,还主动的自己跑去爬梯子爬树,他是把我当叶哥了吗?”

  “怎么可能,非非最聪明了,估计是知道叶哥过几天就回来了心情好,想要放你一马吧!”

  “是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

  然而这位奶爸发现,他放心的太早了。第二天早上这位小祖宗接连拒绝了嫩竹子、苹果、熊猫蛋糕,甚至连盆盆奶都没能挽回他的心。 吓得一帮人赶紧把他带去检查,折腾了一天,结果一出来,什么事都没有。接下来的一天里一群奶爸奶妈轮番上阵,拿着抹了蜂蜜的瓶瓶奶又是哄又是劝,可不管怎么说,小家伙都是脑袋一撇,一副不喝我就不喝的样子,十分无理取闹。

  叶修就是在这个兵荒马乱的时候回来的,在众人报以期待的目光中,他抱起邱非说道:“球球啊,听说我不在的日子里,你学会绝食了?”

  邱非现在最听不得球球二字,刚张嘴想要嚎两声抗议,便被叶修趁机把奶瓶塞到嘴里。甜滋滋的蜂蜜和牛奶瞬间把熊团子征服了,他一连喝了好几瓶,然后懒洋洋的躺在叶修怀里,任他捏扁搓圆。众人都被这场景搞得目瞪口呆,唯有一个人不客气的笑出声来。邱非把头扭过去,想看谁这么胆大包天敢笑话身为兴欣一哥的他。还没等他用那高度近视的小眼睛看清来者是谁,便嗅到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味道,接着就听到一个声音说道,“时间过得真快,他都长这么大了啊。”

  你谁啊,对我很熟的样子。邱非头上冒出了问号。

  “你都大半年没见过他了。”叶修捏完了邱非,顺手把他递给那人。按照惯例,熊团子绝对是要暴力反抗一番的,可是这人的味道实在是让他很安心,而且按摩的手法非常老道熟练,于是他就乖乖的窝在对方怀里,甚至因为太舒服直接睡了过去。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自己的窝里,睁眼之后没有他最爱的叶奶爸,也没有那个奇怪的人,只有他妈妈那张熊脸,以及快要糊上他脸的熊掌,“麻麻你在干嘛?!”

  “你个熊孩子,见到你救命恩人居然没有表示一下感谢,还在人家怀里睡了一下午!麻麻打死你个负心熊!”

  “什么救命恩人?”邱非一边连滚带爬躲开妈妈的熊掌一边问。

  “那时候你还没多大,正赶上地震,人家本来都跑出去了,想起你还在保温箱里,又折回把你带出来,差点就没命了。”

  “真的?”

  “你们这批熊团子几乎都是人家救的,当然是真的啊。”

  “怪不得我觉得他的味道有点熟悉啊!”邱非恍然大悟,“那个时候我都能记住人类的味道了!我真是天才!”

  “别说傻话了。”妈妈趁机一巴掌糊了上去,“你之所以觉得那个味道熟悉,是因为叶奶爸身上总是有他的味道啦!”

  “神马”∑q|゚Д゚|p!!!邱非震惊了,他脑子里一大群熊团子滚过,每个团子都举着情敌二字。他在脑海中列举了坑人计划甲乙丙丁,捣乱手法ABCD,黏人行动1、2、3、4。顾不得对方是他的救命恩人,浑身燃起了熊熊战意。

  然而还没等他计划开始实施,情敌就先出招了,在喝完盆盆奶之后例行的不续盆就捣乱活动中,情敌犹豫了一下,把他单独的带到一边,给盆盆里添了小半盆奶。邱非瞅了一眼情敌,看了看盆盆奶。终究还是没有抵挡住盆盆奶的诱惑,头一次的时候还自我安慰,都是些不是我军无能,是敌军太狡猾了、吃饱了才有力气战斗到底之类的废话。第二次的时候,直接冒出了,要是这样下去,把叶奶爸让给他也不错啊的想法。

  到底是要奶爸还是要盆盆奶呢,熊团子今天也十分烦恼。

                                                                                                                        【END】

  小插曲 1

  叶修:为了表彰邱非所作的贡献,就给这只团子起名叫邱非吧!

  邱非:……我又不是牺牲了!

  小插曲 2

  邱非:自从上次你叫我名字我俩都回头后,球球对我很有敌意。

  叶修:盆盆奶也没用吗?

  邱非:奶照喝,敌意丝毫不减。

  叶修:哦,那他就是把你当后妈了,任重而道远啊邱非小朋友。

  邱非:谁害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