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线菌

这辈子都不可能有saber了

©毛线菌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同人】我要讲规矩

  *昨天看欢乐喜剧人时开的脑洞,改编自岳云鹏的《我要讲规矩》,情人节不虐狗,就博您一笑。

  *拒绝虐狗,从我做起。

  叶修:大家好,我是叶修。

  邱非:我是邱非。

  叶修:今天由我们师徒俩给各位说一段相声。

  邱非:说得不好,请各位见谅

  叶修:作为一名电竞选手,什么都得研究。

  邱非:不管什么职业。

  叶修:最应该研究的,就是规矩。

  邱非:规矩?

  叶修:是啊,我问你,你研究笑了吗?

  邱非:电竞选手还要研究这个?

  叶修:对啊,作为一个电竞选手,不会笑不会卖萌怎么对得起冯主席呢?

  (朝观众呵呵一笑)

  邱非:您没资格这么说吧。还有前辈,我们是在说笑,不是在说嘲讽。

  叶修:我的笑跟嘲讽是有区别的。你仔细看,这是笑 ,这是嘲讽

  邱非:看不出来有什么区别。

  叶修:哦?我没嘲讽到位吗?

  邱非:不,我的意思是两个看起来都挺嘲讽的。

  叶修:咳、刚才我们开玩笑呢。不过各行各业都有规矩,咱们玩电竞的,也得讲究个规矩吧。

  邱非:那是应该的。

  叶修:说相声的师徒之间有个三节两寿,两寿就不说了,我也不过寿。就说说三节吧,到了那三节做徒弟的得拜见师傅。

  邱非:是哪三节?

  叶修:情人节,七夕,春节。就好比今天,一会演出结束了我们……

  邱非:等等,前辈,好像不太对。

  叶修:有吗?

       邱非:不是五月节、八月节、春节吗?

  叶修:你知道啊?那是说相声的三节,我说的是我们电竞界的三节。

  邱非:那也不可能有情人节和七夕吧!

  叶修:啧,小朋友真是越来越不好骗了。

  邱非:我们还是说点别的吧。

  叶修:别的啊,说起来,我最近跟着沐橙看了好几部电视剧,我们就来说说电视剧吧。

  邱非:好几部?

  叶修:每部看那么几集。

  邱非:这叫好几部?

  叶修:说几部不是显得我权威啊。

  (台下云秀和沐橙笑而不语。)

  邱非:并没有好吗。

  叶修:据我研究,电视剧里有很多规矩。

  邱非:电视剧里能有什么规矩?

  叶修:比如男主角要是对女主角说,等着我,回来就结婚,那这婚肯定结不成。

  邱非:回不来了?

  叶修:各种原因吧,不理解的话可以参考张佳乐。

     邱非:诶?

  叶修:他说要拿冠军,那就肯定拿不了冠军,出国打比赛我都是安排专人负责堵他的嘴你知道吗。

  邱非:这个有点过分了吧?

  叶修:这是情趣,你们小孩子不懂。

  邱非:……还有别的规矩吗?

  叶修:那可多了,比方说,咳嗽吧。

  (冯主席恰好咳嗽了一声)

  叶修:哎呦,邱非你可看仔细了。

  邱非:仔细什么?

  叶修:要是老冯拿出了手绢,保准他咳的是血。

  (冯主席瞪了他一眼,掏出了一张纸)

  邱非:那是纸。

  叶修:都一样,只要他一捂嘴,保准咳出来的是——

  (下面起哄:血!老冯开始吃药。)

  叶修:你看大家都知道。

  邱非:是啊,太知道了,你刚说过。

  叶修:啧啧,太堕落了,你们居然还有闲心看电视剧?冠军拿到了吗?拿到过冠军的数量超过我了吗?

  (下面想要暴动。)

  邱非:就非得咳出血吗?

  叶修:当然的,这是规矩,就像方锐大大不管玩什么都是猥琐一样,属于自然规律。

  邱非:没有不咳血的吗?

  叶修:有啊,QQ啊

  邱非:不是那么一回事吧。

  叶修:说到这,还有个规矩,重症病人醒过来,知道会说什么吗?

  邱非:医生?

  叶修:不对,我来给你表演一下,比方说我是重病号。

  邱非:前辈你要是再不注意点,一会真有可能成重病号。

  叶修:没事,就方锐那废物点心,包子一个能打他仨。

  邱非:您倒是说自己啊!

  叶修:假装我是重病号,刚醒过来。

  叶修:(有气无力的)水……

  邱非:还真是、诶、小乔,前辈不是真的要水。

  叶修:(接过小乔递过来的水,喝了两口)对吧,是要水吧。

  邱非:是这样没错。不过也有要别的吧?

  叶修:当然会有,我再来一回。

  叶修:(气若游丝)……把、把…拿过来

  邱非:这是要什么?

  叶修:我、我打、

  邱非:手机?

  叶修:打、打两局、荣耀。

  邱非:都这会儿了您就别想荣耀啦!

  叶修:再比如说吧,放电视剧里头,如果老冯被刀砍了,那他…

  邱非:为什么是冯主席?

  叶修:树大招风啊,谁大腕儿砍谁。

  邱非:我还是觉得您被砍的可能性比较大。

  叶修:也是,哥这样的人,到哪都是巅峰,那就我吧。

  (下面嘘声一片)

  叶修:如果说,我被人砍了,之前拖再久都没事,只要你一问我,凶手是谁,我立马死。

  邱非:一问凶手,您立马死?

  叶修:对啊,电视剧都这样。

  邱非:我没怎么看过电视剧。

  叶修:那我给你表演一下,等我会儿,我去拿个道具。

  邱非:好的。

  (一分钟后,叶修出场,造型如图

  邱非:……前辈,您要是被砍成这样还能爬起来,这片子就该改名叫生化危机了。

  叶修:这不行啊?

  邱非:这当然不行啊!

  叶修:那我换一个?

  邱非:必须得换一个。

  (一分钟后,叶修再次出场,造型如图

  邱非:您就非得演僵尸吗?!

  叶修:那我扎这?(指心脏)

  邱非:那也不行!往下面点!

  叶修:行行行,这好了吧。

  邱非:还行。

  叶修:那我开始演了啊。

  叶修:(瘫倒在地)邱、邱非……

  邱非:(赶紧扶着他)凶手是谁?

  叶修:凶手、凶手是……(闭眼)

  邱非:还真死了?

  叶修:那可不。

  邱非:就没有说出来过的?

  叶修:那就是考虑要拍续集了,咱再来。(瘫倒)

  邱非:(搀着叶修)前辈,凶手是谁?

  叶修:老、老、老韩。

  邱非:哈?

  叶修:老韩、韩文清,重要的事说三遍(闭眼)

  邱非:(瞅了一眼韩文清)……前辈,韩文清前辈在瞪你呢。

  叶修:你怎么不照剧本来啊?

  邱非:这个时候还走什么剧本啊。

  叶修:你得按规矩来啊

  邱非:这什么规矩?

  叶修:只要你还在嘉世一天,就得和霸图保持良好的相杀关系,就这规矩

  邱非:我们能说点别的规矩吗?

  叶修:那我们谈谈失忆吧。

  邱非:失忆还有规矩?

  叶修:失忆当然有规矩,你脑袋不管撞到哪,立马就失忆。

  邱非:这样也行?

  叶修:当然,要不试试。

  邱非:那就试试。

  叶修:(拿扇子敲了一下邱非的头)现在你失忆了?

  邱非:这就失忆了?

  叶修:对,你失忆了。

  邱非:那你是谁?

  叶修:哦、我是你男朋友。

  邱非:@¥%&*¥#dw852

  叶修:那是去年你生日,我们在一块吃饭……

  邱非:等等、这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啊!

  叶修:你都失忆了,当然不知道。

  邱非:我现在想起来了!

  叶修:这不可能,你失忆了。

  邱非:我想起来了!

  叶修:你失忆了。

  邱非:那我怎么才能想起来!

  叶修:再撞一下。

  邱非:再撞一下我就能想起来?

  叶修:对啊。

  邱非:(自己敲了自己一下)我想起来了。

  叶修:我还没开始飙演技呢

  邱非:这没法演!

  叶修:行吧行吧,那我们再换一个。

  邱非:赶紧换。

  叶修:这电视剧里啊,男女主吵完架之后,在人群中,在大街上,不管人多还是人少,这俩人就是见不到面。

  邱非:是有这么回事。

  叶修:咱俩演演。

  邱非:还演?

  叶修:最后这么一出,咱俩演男女朋友,大街上刚吵完架分开,再见面怎么都见不到。

  邱非:找对方?那谁演谁呀?

  (下面起哄,让叶修演女的。)

  叶修:我演就我演,以为这就能难得到我了,等会,我再去收拾一下。

  (一分钟后,叶修出场,造型如图

  邱非:……您这是演狼外婆吗?

  叶修:哪啊,我这是女主角啊

  邱非:能不演了吗?

  叶修:为什么?

  邱非:看这造型我没动力了前辈。

  叶修:小朋友怎么这么麻烦啊,我再去拿个假发去。

  邱非:别别,就这样吧。

  叶修:那就开演吧。

  邱非:好。

  叶修:来,BGM响起!

  【BGM:大河向东流哇 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哇 (嘿嘿嘿嘿 参北斗哇) (生死之交一碗酒哇)】

  叶修:(摆好poss愣在那里)

  邱非:(拿起桌上的匕首)

  叶修:干什么好汉!你是要劫色吗!

  邱非:不,我想自杀。

  叶修:这什么音乐啊,今晚上不想要鸡腿了吗?赶紧换了。

  邱非:换个爱情的。

  【BGM:寒叶飘零洒满我的脸,吾儿叛逆伤透我的心】

  叶修:停,你还学会嘲讽了是吧!

  邱非:这个音响师是没谈过恋爱吗?

  叶修:重新开始。

  【BGM: 分手快乐 祝你快乐 你可以找到更好的】

  叶修:走吧邱非。

  邱非:不演了?上哪去?   

  叶修:没法演了啊,去后台。

       邱非:去后台干嘛?

       叶修:收拾音响师去!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