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线菌

这辈子都不可能有saber了

©毛线菌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同人】Good Omens 第三章

  *好兆头AU,《好兆头》讲述的是世界末日的故事,也就是善恶大战,问题是,亚次拉斐尔和克鲁利(天使和恶魔)是几千年的好基友,经常一起喝酒聊天,而且结成了同盟,对各自的上司交办的差事都敷衍了事……以此为背景,本文讲述的是天使邱非和恶魔叶修的家长里短,以及各种八卦、恶搞和OOC。

  *人物属于虫爹,故事属于尼尔和特里,还有少许梗来自网络

  *能接受请继续

      上一章

  “我不明白,为什么每次老师请我们吃甜食,你可以随意点,我却只能吃天使蛋糕。”闻理郁闷地用叉子戳着蛋糕,好好的一个蛋糕被他戳的惨不忍睹,“倒不是说它不好吃,只是我对这样的差别待遇很不满。”

  “你有什么好不满的,他是我‘表哥’又不是你表哥。”叶修正百年难得一见的遵守着餐桌礼仪,慢条斯理的用刀叉解决着他的巧克力锅,闻言放下了餐具,抹了抹嘴说道:“再说这是最方便快捷的速效神圣化体验,虽然我觉得它的象征意义大了些。”

  “速效神圣化体验?”闻理重复道。

  “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你不要在意。”叶修含糊的说道。在他背后,邱非一边和闻理的妈妈说话一边瞪他。

  “是吗?”闻理对理解不了的事也不是很在意,他趁叶修扭头的功夫腾地站了起来,伸手用勺子从叶修那里舀了一大勺巧克力,把它浇到自己的蛋糕上,拌了拌,然后心满意足的吃了起来。

  叶修扭过头来看到这一幕,若有所思的说道:“这算是你比较喜欢地狱这一边的意思吗?把天使变成恶魔……”

  “地狱?你是说恶魔住的地方吗?往天使蛋糕上抹上巧克力就算是喜欢地狱了吗?”闻理一边吃一边问,“哦,如果是这样,我确实会比较喜欢地狱那边,至少没那么甜。”他费力的咽下蛋糕,“你说、咳咳、下次我点单的时候要这个,老师会同意吗?”

  邱非的看过来的目光快把叶修戳成筛子了。闻理毫无察觉,吃的一脸幸福。恶魔这辈子都没受过这种气,他偷偷地喝了一口闻理那掺有圣水的果汁,在对方“这果汁喝起来一股花露水味。”的抱怨声中,借着圣水带来的刺痛感开始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还不忘了告状,“阿姨,阿姨,闻理他、闻理他抢我的巧克力!”

  反正我现在就是个七岁大的小孩,大哭一场也不算有损形象,恶魔看着撒旦之子、基督大敌、黑暗君主、灭世之魔、世界的毁灭者、谎言王子被他妈妈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毫无负担的想。

  闻理是荣耀小学一年级的一名普通学生,他长得可爱,但绝不至于迷倒众生。他成绩不错,但也仅限于不错,说不上顶尖。略微特殊的是他有着出乎意料的直觉,不过通常作用于选择题或者哪家餐馆更值得一去这些方面。所以,从表面上来看,他真的是一个在普通不过的小学生了。

  小学生闻理偶尔也会思考一些不那么普通的问题,每当他的生日快要到的时候,他总会产生一种特别的责任感,有一个重大的使命在等着他。第一次有这种责任感的时候是早饭时,他捧着自己的小碗,非常严肃的对着他的妈妈说道:“我觉得我应该毁灭世界。”他妈妈正在给他剥鸡蛋,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好了闻理,你不能因为不想吃水煮蛋就要毁灭世界。”

  第二次要稍微正式些。那是晚饭后,一家人正在那里看新闻联播,新闻里讲到了恐怖袭击事件。闻理学着里面恐怖分子摆了个poss,发表了自己的意见,“我要毁灭世界!”“那你可要尽快了,如果你不快点动手的话,人类会先自己把自己给毁灭了。”爸爸表情严肃地给出了建议,而妈妈则是瞟了他一眼,一句“作业写完了吗?”让他不得不乖乖的去写作业。

  至于第三次,他吸取的上一次的教训,写完了作业才跑去找他妈妈,“妈,你不觉得我其实是魔王转世吗?”妈妈叹了口气,“闻理,虽然有的时候你确实很调皮,不像隔壁的叶修那么懂事,但是我从来没有觉得你是个魔王。还有,我生你的时候天气非常好,没有长虹贯日,也没有天狗食月,所以你大可放心,你是个货真价实的人类。”

  被鉴定为是货真价实的人类的灭世者心情郁闷,叼着棒棒糖敲响了邻居家的大门,对着前来开门的邱非问道:“什么叫长虹贯日?”

  邱非被问的莫名其妙,倒是叶修听到动静伸头看了他一眼,随后拿了一本书扔给他,闻理手忙脚乱的接住一看,是本《成语大全》。

  幸福的童年总是相似的,不幸的童年则各有各的不幸。闻理童年的不愉快来自他那莫名其妙的使命感,坚信男孩不能娇惯的妈妈,和别人家的孩子叶修,后者显然是重中之重。无论谁有那么一个十项全能,样样稳压你一头青梅竹马,重点是同性别的,童年过的大概都会不怎么愉快。叶修比他成绩好,比他动手能力强,比他会撒娇卖萌,甚至连争玩具抢地盘都比他有本事,栽赃嫁祸更是一把好手。自打闻理学会了恶魔这个词之后,满心觉得这个词就是为叶修所造。可恨的是大人们从未看穿这家伙的真面目,总是当着他的面把叶修夸得跟朵花一样。当然,邱非除外。

  邱非是闻理所见过的最讲道理最公平也是最有智慧的人了,他总能毫不费力的看穿坏事究竟是谁干的。这是闻理最喜欢他的地方,只要有邱非在,他就不用替叶修背黑锅。不过邱非也不是样样都好,他喜欢跟闻理讲圣经,讲各种美好的事情,可惜的是,闻理只对其中和吃的有关的部分感兴趣,所以大部分情况下,他总是昏昏欲睡。

  尽管如此,他还是很喜欢邱非。

  但是这一次,邱非也不能证明他的清白了,因为他的确动手从叶修的巧克力锅里挖了一大勺巧克力。但是,这可是叶修啊?称霸了荣耀幼儿园三年后又成功占领了荣耀小学的叶修,他怎么可能会因为这种小事大哭?彬彬有礼(妈妈应该为他用了一个成语感到自豪)的以控制体重之类的理由告诉大人,让他们断掉他的零食来源才是他应该做的。别说闻理和他妈妈了,连基本上目睹了全过程(不包括叶修偷喝饮料这一部分)的邱非都震惊了。他作势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叶修抱起来安慰,几乎都要真的心疼这个伪儿童了。

  好在他还很清醒,并没有真的可怜恶魔的眼泪,“这是怎么回事?别告诉我你真的是为了巧克力。”

  “那当然不可能,”恶魔将嚎啕大哭转为了小声啜泣,这让那边的训斥声更大了些,“我只是、哦对了,我刚刚接到了一条消息。”

  天使狐疑的看着他,这个话题转的未免过分生硬。

  “是这样的,我刚刚接到了一条消息,地狱那边准备送给他一只地狱犬。”

  “什么?”天使倒吸了一口气。

  “他们看了最近的新闻,觉得这几年的恐怖袭击事件未免太多了点,所以要送他一只地狱犬防身。”伪儿童吸了吸鼻子。

  “突然出现一条大狗,还是三头的?人们会怎么看,把它抓去解剖吗?”

  “谁都不会注意到异常的,你早该发现了,闻理他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尽管大多数情况下他什么都不知道,但他依然能做到。这就是我为什么不遗余力的给他添麻烦,我可不想以后去吃恶魔蛋糕的时候端上来的会是一盘涂了巧克力酱的天使蛋糕,我会过敏的。”叶修振振有词。

  “好吧,你总是有道理。”邱非认命道,“那么它什么时候出现,名字又是什么、我需要做些准备。”

  “闻理八岁生日那天它就会出现,至于名字……他得亲自给它命名。你知道,这很重要,这将决定它的本性。”

  “天父保佑他不要给它起名叫杀手之类的。”天使喃喃道。

  “得了吧,以那小子的水准,没准会给它起名叫大黑。”恶魔调侃的说道,“总之,我们就看看这孩子怎么对待这条狗吧,这将会给我们一些答案。”

  “到时候再说吧。”天使结束掉了这个话题,“现在,你需要去给闻理解围。”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