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线菌

这辈子都不可能有saber了

©毛线菌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同人】Good Omens 第一章

  *好兆头AU,《好兆头》讲述的是世界末日的故事,也就是善恶大战,问题是,亚次拉斐尔和克鲁利(天使和恶魔)是几千年的好基友,经常一起喝酒聊天,而且结成了同盟,对各自的上司交办的差事都敷衍了事……以此为背景,本文讲述的是天使邱非和恶魔叶修的家长里短,以及各种八卦、恶搞和OOC。

  *人物属于虫爹,故事属于尼尔和特里,还有少许梗来自网络

  *能接受请继续

  叶修接到邱非电话的时候,正坐在墓地里思考他的工作。鉴于他的上司是个老派的恶魔,思想停留在两个世纪之前,永远只知道欣赏那种只知道一次性对付一个灵魂的家伙。对他这种能追赶得上潮流,转换的了思路的家伙的工作方式不太感冒。哪怕他上个月制造的那一起通信事故——H市所有的手机信号全部消失,长达一个小时之久,导致几十万人怒火冲天,把气撒到不相干的人的身上,这些人又把气撒到更不相干的人的身上,以此类推,无限循环,最终会造成怎样的结果实在是难以估计。整个城市上空都被怨气笼罩,到现在为止都没完全消散。而他只是施展了一个小小的法术,所消耗的能量大概相当于一个人类打个呵欠所消耗的体力,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可悲的是,他的上司完全不理解这种艺术,如果不是他上司的上司头脑还算清醒,他都打算重回天堂了。

  “这个月我本来还想让整座城市在双十一断网一小时,结果现在只能考虑别的方法了。”他对邱非抱怨道,可是邱非的重点却放在了重回天堂上,声音里的惋惜之情透过电话都能听得出来,“那真是太可惜了。”对天使来说,他巴不得叶修的顶头上司也是个不懂行的蠢货,所以言语之间毫无安慰之意。

  “好了,不谈这个了,你打电话有什么事吗?”叶修在邱非把话题转到劝他重返神的怀抱之前及时的转移了话题,邱非明白他的意思,颇为体谅的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哦好吧,我打电话是想问,恐龙化石是恶魔创造出来用来捉弄人的吗?”

  叶修被这个新话题问得一愣,“你怎么突然问起了这个?”

  “刚才我看到梵蒂冈电视台的一则新闻,爱尔兰的一个教堂里发现了十七世纪的一个大主教的书稿,他在里面推算出了天国和地球的创造日期是在公元前4004年,他的助手把日期精确到了那年的10月21日上午的九点。真令人吃惊不是吗?他们离正确答案只有一刻钟的距离。”

  “这和你刚才问的问题有什么关系吗?”叶修更想吐槽对方关注梵蒂冈新闻这个让人无语的习惯,不过鉴于对方是邱非,他很好的克制住了自己。

  “于是有宗教狂热份子得出结论,恐龙化石只是恶魔设置在地球上用来测试人们信仰的幌子。”邱非说道,他正刷着教廷的官网,关于这则新闻,评论里歪楼歪的越来越离谱。

  “我以为他们应该得出的结论是地球属于天秤座。”叶修挖苦的说道。

  天使很给面子的笑了出来,“所以,那是真的吗?”

  “什么?地球是天秤座这点吗?”恶魔也掏出了手机刷起了评论。

  “除了这个。”

  “好吧,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恐龙这玩意是上帝创造的,我们可没有那种奇怪的审美。”叶修说道,而所有的天使和恶魔都知道,他大概是最没资格吐槽别人审美的。

  他的存在拉低了地狱和炼狱的审美。黄少天很少能说出让人忍不住赞赏的话,这句是其中之一,还很有可能是唯一的一句。

  “……可是,我不理解,为什么上帝创造出来了恐龙,然后又让它们彻底灭绝?”邱非的声音带有显而易见的困惑。

  “那就是我为什么要离开天堂的原因之一。”恶魔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那天他喝多了,非要我制造一种毛茸茸的可爱生物,而我提醒他那种生物是不可能在满是恐龙的地球生存,于是他就给那种生物增加了和外表不相符的实力,以及下了一条命令,让老韩指挥星辰把那些可怜的家伙们给炸了。”

  这件事对天使造成的冲击比恶魔想象中的要大。他听到邱非倒吸了一口气,然后沉默了良久,久到叶修不得不考虑这件事会不会导致邱非堕落。比起黑漆漆的翅膀,他还是觉得布满荣光的纯白更适合邱非,他也更喜欢那样的他。当然,这倒不是说如果邱非真的加入了地狱他就不喜欢他了。就像邱非一直没放弃让他重回天堂,他也经常冒出蛊惑邱非加入地狱的念头。

  不过他最终还是决定放弃这个好机会,有点担忧的问道:“邱非,你还好吗?”

  “哦,我很好。”天使的声音听起来很正常,“我只是有点好奇。”

  “好奇什么?”

  “上帝不惜毁灭恐龙也要造出来的是什么?”

  这次轮到恶魔笑了,他用一种洋洋得意但又不让人讨厌的口气说道:“熊猫。”

  “上帝啊,我应该猜到的。”邱非的声音带着惊喜,“它们蝉联了最受欢迎造物榜第一名整整三个世纪!”

  “看到你这么喜欢它我很高兴。”叶修说道,“正好我这边有点事要和你谈谈,也许我们这次见面的地点可以约到动物园?我听说他们最近从S省租来了一只熊猫。”

  “当然,”邱非点点头,想到恶魔看不见,他又改成了说话,“还是那个时间吗?”

  “还是那个时间,我的同事要来了,待会见。”

  “回见。”

                                        下一章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