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线菌

这辈子都不可能有saber了

©毛线菌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同人/叶邱】 孽缘(一)

  *含大量私设,ooc预警 

  *没心没肺的叶修X敢爱敢恨的邱非的故事。 

  *不要在意一颗蛋是怎么看世界,这是玄学(。)

  *一边肝刀一边码,逻辑无,画风清奇,能接受以上的妹子可以继续( * ̄▽ ̄)

 

      (一) 

  我第一次见邱非的时候,他还是个小娃娃,扎着个冲天炮坐在树上小声的哭。风一吹树一晃,随时都有掉下来的危险。叶修捏着我路过,瞧见这一情景,施了隐身的法术躲在一旁看,一边看还一边乐,也不知道乐个啥。半天乐够了,便顺手掀起了一阵大风,害的小孩一个不稳从树上摔下来,在空中做了半天自由落体,这才慢吞吞地挥了挥袖子,将人用云托住。

  这小孩眼睛闭了很久——久到让叶修都有点不耐烦到有把我捏碎的冲动要死要死要死了——才终于发觉到自己已经停止下坠了,于是睁开了眼睛,趴在云上东捏捏西看看,好奇的很,完全没有害怕的意思。叶修这家伙一向不是很有耐心,却对这个小鬼的举动产生了好奇,现出了身形,也不吭气,就那么看着,如果我能说话,肯定要吐槽他是活像个怪蜀黍。

  然而我并不能说话,所以只能看着那小孩天真的对他说:“谢谢你救了我、那个、你是神仙吗?”

  叶修笑了,笑的非常大声,如果不是在半空中条件不允许,说不定他会笑的直打滚。幸好他还记得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没有真的那么做。他一边笑一边问那小孩,“为什么你会觉得我是神仙?”

  “因为你会飞,”小孩说道,声音里带着好奇,“还会腾云驾雾,这不就是神仙吗?” 

  多天真的小孩啊,我要是化形了也是能腾云驾雾的,难道我能说自己是神仙吗?我不屑的哼哼,可惜没人注意。只听叶修那不要脸的对他说道:“没错,我的确是神仙。” 

  啊呸,就你那德行也好意思说自己是神仙,街头算命的都没你这样的。不要脸,真是太不要脸了。他要是神仙,那我就是凤凰。仿佛听到了我对他的腹诽,这家伙把我从袖子里拿了出来,使了个法术封了我的能力将我扔给了小孩,“给你个鸡蛋吃,补补身体。” 

  等等,你要做什么!我拼了命的在这家伙的识海里尖叫,无奈叶修这家伙功力着实深厚,愣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谢谢你。”小孩高兴地接过我,小心翼翼地放在怀里,对待我的态度比叶修这混蛋不知好多少倍。然而那时的我实在是太年轻了,并不了解人类这种生物善变的本性。当年找不到人的时候把我当宝贝一样,现在能见到了就视我如鸡蛋。  

  “鸡蛋。”  

  “说过多少次了,我不是鸡蛋!”

  “要去战场了。” 

  “我不去,你又叫我鸡蛋了,我不开心,我才不要和叶修那个变态对上。” 

  “真不去?”  

  “说不去就不去……等等,说好的以理服人呢!说好的沉稳老成的邱非仙君呢!把武器放下我们有话好好说……啊!我错了我错了我去还不行吗!你从哪搞来的星光神水啊!”  

  艹,就知道拿好东西欺负我,有本事往叶修身上泼啊!我磨磨唧唧的载着这家伙飞向了战场,十分怀疑他之所以拿出这等杀器是因为我说叶修是个变态。

  

 

  (二) 

 

  叶修这家伙在外面混的时候从来不报真名,在拉仇恨这点他还算是有自知之明,什么君莫笑啊,叶秋啊假名一个一个往外冒,很多还都是确有其人的。好比叶秋,不知道替他哥背了多少黑锅。  

  所以当还是小娃娃的邱非问他叫什么的时候,我自娱自乐的猜着他会用哪个假名,谁知这家伙再一次出乎我的意料。他对着邱非大大咧咧的报了真名,“我是叶修。” 

  “我叫邱非。”小家伙有些局促的报上自己的名字。 

  “邱非啊。”叶修重复了一遍,然后问道:“你想飞吗?”  

  “我可以吗?”邱非看向他,满眼都是希望的小星星。叶修当然不会不答应,他往常飞的就很快,带上个小孩也没有降速的意思,丝毫不把天庭新推出的《新飞行安全法》放在眼里,我要不是个蛋,绝对已经吐出来了。邱非倒是很开心,一直在咯咯的笑,甚至还有闲心戳着叶修挂在他脖子上的定风珠。那形象跟如今的他形成鲜明对比。我要是擅长丹青,把那个画下来,肯定能赚的盆满钵满,从此脱贫致富,泡上可爱妹妹,走上神兽的巅峰。 

  用新晋仙女妹子的话来说,邱非这叫反差萌。虽然我不晓得萌是什么意思,但是那个反差倒是很明白。如果不是这么多年陪着他一路走过来,我也不能把如今的他和那个时候的小孩联系到一起。也难怪在战场上俩人第一次交手的时候,叶修没认出他来。 

  说起来叶修认不出他来我倒觉得正常,就凭他那到处惹事生非四处勾搭人的本事,好基友一茬一茬的跟地里的韭菜似的,能记得千百年前出于恶趣味救过的小娃娃才怪嘛。  

  “所以你就不要郁闷啦。”我这么安慰邱非,他不但不领情,还拽了我两根毛,简直岂有此理。我决定第二天睡一天,不跟他一起出阵了。  

  结果第二天回来的时候这家伙十分狼狈,吓得我顾不得保持高冷姿态了,赶紧给他上药。明明被揍的很惨,他还一副高兴的样子。

    “邱非,你是抖M吗?”我问道。

  邱非莫名其妙的看着我。唉,像我这么新潮的神兽,怎么会有个这么古板的主人。于是我换了个问法,“你是受虐狂吗?”  

  “……”邱非阴着脸用捆仙绳把我吊了一天,等我被放下来的时候,毛都被人扒光了,我决定以后再也不心疼他了。  

  直到很久之后,我才知道,那天他之所以这么高兴,是因为叶修认出他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