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线菌

这辈子都不可能有saber了

©毛线菌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同人】  Mr&Mr.Ye 第一章

  *特工叶修X特工邱非

 

  显而易见,梗来自《史密斯夫妇》,和 @tiamo 聊天时,她脑了一个又傻又二又萌的结婚场景,实在忍不住想把它写出来。

 

  含大量私设……比如同性婚姻合法化(。)

 

  说真的我完全不擅长这种设定,能写成什么样听天由命吧

 


 

  梗概:每对夫妻或着夫夫们,多多少少都会有些秘密。不过叶修和邱非之间的这个秘密,确实大了点。

 


 

      一、

 

  叶修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他身上黏黏的,嘴巴里都是异味,大脑像生锈了一样,一思考就头疼。我一定是度过了一个相当疯狂的晚上,他心不在焉的想着,顺手将睡的快要滚下床的少年捞了回来,塞进被子里。对方安静的任他动作,只是在他将手抽离的时候不满的嘟囔了一句,随即又陷入到沉睡中,带着点孩子气。

 

  叶修对他的反应笑了笑,准备起身,衣服被他们扔的哪都是,像是一堆高级的抹布,完全失去了原本的作用。他从昨晚制造的大堆垃圾中翻出了手机,准备让人送几身衣服过来,这时才注意到手上还带着个东西。

 

  那是一个很常见的东西,小孩子们玩过家家的时候经常用它来起到戒指的作用。没错,正如你们所想的,那是个易拉环。

 

  如果说这个东西还只是让他的脑袋有所清醒,那么接下来翻出来的东西让他彻底摆脱了酒精的困扰。

 

  那是一张纸,上面印着花体的“Marriage'Certificate”(结婚证书),下面签着两个名字,一个是他自己的,另一个毫无疑问,属于尚在沉睡中的少年。

 

  原以为是一夜情,结果突然变成了新婚之夜……这心情略微妙啊,叶修摇了摇头,打电话让人送衣服过来。

 

  许是被电话的声音吵醒了,少年费力的睁开了眼睛,大约是还没完全清醒,看起来有些呆呆的。叶修看了他一会儿,直到对方反应过来开始脸红并且试图用被子捂死自己,才把目光收了回来。

 

  这感觉挺好的,他想。尽管他们才认识不到三天,尽管他有那么一份不太见得光的副业,尽管拉斯维加斯的离婚办理速度不比结婚差,可他一丁点后悔的意思都没有。唯一需要考虑的可能只有一点,他将男孩从被子里挖了出来,非常严肃的看着对方,直到对方有点不安了,才开口问道:“邱非,你满22岁了吗?”

 

  把时间线往前推上两天,叶修刚刚解决了一次毫无挑战性的常规性任务,一个叛逃的间谍,一些机密的情报,一场波澜不惊的胜利。他刚入行的时候或许还喜欢爆破与火光构成的大场面。而现在嘛,正如一首老歌里那么唱的,平平淡淡从从容容才是真。

 

  一个简单的变装、一点钱和一个无伤大雅的谎话,“我的妻子和一个陌生的男人来这里开房。”,便让这位王牌特工在同情的目光下获得了一个合适的身份。客房服务虽然很老套,不过老套未必不是经典。比如现在,他在完全没引起对方怀疑的情况下骗开了房门,随后的事情简直不能再简单了,瞧瞧对方临死前的眼神,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以为躲在这种小旅馆就没有人在意了吗,躲在大酒店里或许还更麻烦一点,至少混进去要费点手脚。这样的人也能叛逃成功,新生代们还有的磨练。

 

  找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叶修立刻退出了房间,在楼梯拐角处、监控看不到的快速脱掉了衣服,换上事先藏在垃圾桶里的大衣,戴上眼镜。路过大厅时将假发塞进了一位叽叽喳喳的女士的包里,隐形眼镜则是扔进了鱼缸。

 

  等他出门的时候,已经成了个穿着黑色大衣,戴着眼镜的青年,他手里还拿着一本随手从书架上拿的书,气质风度翩翩,像一个柔弱的学者。就如同电影里常演的那样,前来接应的人此时才刚刚赶到,叶修耸了耸肩,毫无诚意的在心里给那个注定完不成任务的倒霉鬼道了个歉,准备搭车离开。

 

  时隔多年,叶修每每回想起当时的情形,即使他是个对唯物论坚定的仅次于对祖国的忠诚的无神论者,也不得不感慨一下,有些事、有些人的确是命中注定。

 

  他并不近视,所以等车期间不禁意间一个转身,让他很清楚的看到,那个负责接应的特工怒气冲冲的跑了下来,撞倒了一个来不及躲避的少年。他似乎把任务失败的愤怒发泄到这个人身上,不仅不打算道歉,还打算进一步加之暴力。

 

  他当然不会让这种恶行继续下去,尤其是这个孩子还是黑发黑眼,很有可能是他的同胞。他快步的走过去,大声地说道:“停下,这位先生,你要对我的学生做什么!”

 

  事故发生地点比较偏僻,所以一开始并没有人注意到。叶修一开口,立刻就引起了人们的注意,那玩忽职守已久的前台终于舍得将目光从手机上挪了下来,几个正准备出门的游客也好奇的看了过来。

 

  “我怀疑他偷了我的东西。”那特工涨红了脸,半天才恶声恶气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他偷了你什么?或者说你有什么值得他偷的?”叶修嗤笑,这个男孩的衣服看起来不打眼,但价格绝对不菲。瞧这位同行绝称不上伶俐的反应和一身的装备,他完全相信这个可怜的孩子身上随便哪一件都抵得上对方一个月的工资。

 

  这个特工大概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他虽然脑子不算灵敏,但眼光还算不错。他吱唔了一阵,回答不上来。少年就站在叶修旁边,像是被吓到般一声不吭,眼睛如同会说话般带着些委屈,那可怜的模样若是让他的教官或是同事们见了非得吓个半死。可惜这里唯一可能看出来那委屈中潜藏着庆幸的人正背对着他,其他人被这孩子演技所迷惑,连那特工本人都后悔对他动粗了。一位漂亮的女士甚至怀疑他才是打算偷窃的那个人,因为被这孩子看见,所以倒打一耙,声称他再纠缠不休就要报警。

 

  那可怜的家伙最后是被他的同伴救出去的,还差点暴漏了身份,回去之后少不了要受处罚。看到这家伙,叶修才算对本国的新一代们有那么点信心,至少他们不至于傻成这样。

 

  “你还好吗?”不再去想那个倒霉的特工,叶修把目光投向了这个遭受无妄之灾的少年。

 

  按照邱非后来的说法,当他看清楚叶修的长相时,内心就像是被爱神射中了一般,整个人都傻了。闻理坚定的怀疑他的队长眼睛可能因为当时光线太暗自动增加美图功能,才能把害的他差点任务失败的特工看成是高贵的骑士。

 

  情人眼里出西施,古人诚不欺我也,闻理如此感慨。

 

  有幸和邱非搭档过的或者不幸和他敌对过的人都知道,和叶修不同,他是个做事严谨认真的好特工,比起浪费嘴皮子更喜欢用行动说话,这辈子仅存的不靠谱全都给了叶修。他结结巴巴,脸红的像是对初恋情人告白的纯情少年,“还、还好、叶、叶老师、我是你的、你的书迷,能、能给我签个名吗?”

 

  忘了说了,叶修表面上是个喜欢四处旅行的畅销作家,他本来还对这个少年有所怀疑,见对方如此模样,倒是彻底打消了这份心思。他给这位小粉丝在外套上签了名,然后接受了对方晚上一起吃饭的邀请。

 

  见对方高兴地要跳起来的样子,叶修心想反正离下次目标出现还有一天时间,干脆明天邀他一起出去玩好了,有个人陪着也可以掩饰身份嘛。

 

  他的这份心思若是让同伴知道了,八成会冲他翻白眼,那种简单的任务哪里需要找陌生人掩饰身份,自欺欺人罢了。

 

        下一章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