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线菌

这辈子都不可能有saber了

©毛线菌
Powered by LOFTER
 

【惊悚+鬼喊】综合性NPC大学(四)

  人一旦破廉耻无下限够心脏后,一些看起来很难做到的事就不成问题了。

  封不觉是在几年前明白这个道理的,那是他还是个青葱少年,除了中二期来的特别早之外和同龄的孩子没有别的区别,最困扰他的事就是升高中的时候是选择成为一个正义使者,还是一个邪恶反派。

  不过他那时候还很年轻,相比于那些尚掩藏在心里不为人知的恶趣味,和朋友们相处显然更重要。鉴于包青和王叹之都选择了正义的一方,他在填升学志愿的时候也做了同样的选择。如果不是后来的一件任务,他大概会成为一个类似于猫爷一样的人。你可以不喜欢他,讨厌他,甚至可以认为他不是个好人,但你没办法指责他做的不对。至少从结果上来说,他是站在光明阵营一边的。

  那个堪称人生转折的任务,发生在升学考试后的暑假。一个新游戏招内测时的短期NPC,闲的无聊的封不觉前去应聘,因为之前的良好记录,被分配到一个小型城镇的教堂当神父。

  这是一份十分清闲的工作,每天装模作样的布布道,给前来做任务的玩家发一下任务,有玩家挂掉的时候再把他复活——这个是要收钱的。不过因为教堂任务大多是用来洗红名的,而且内测阶段魔物也不是很强,所以来接任务或是需要复活的玩家都不多。这使得封不觉有大把时间在教堂和小镇上到处折腾,挖到不少背景资料,如果不是签有合同,凭这个就能赚上一笔。

  如果不是在月末(游戏中)的时候,上级教堂来收取教徒献金的人对那微薄的金额的不屑,系统评分给的那个大大的F,以及交完献金后手头的钱只够封不觉每天吃草过活。他大概就不会在野外挖野菜的时候被路过的玩家撞到洞里,掉到一个神秘的地下世界,从而打开了那扇禁忌的大门,走上了成为玩家杀手的道路。

  要知道,他可是能连续一个月只吃白水煮面条的男人啊,贫穷是轻易打不倒他的。

  那扇禁忌之门后面隐藏着很久以前一个疯狂炼金术师的实验室,这个炼金术师毕生精力都用在制造和操控各种魔物上。封不觉在阅读完这个实验室里遗留下来所有文字资料后,成功的掌握了制造和操控魔物的方法。然后,他做了一个令人发指的决定。当然,这个决定并不是什么制造一批魔物大军,率领他们成为新世界的魔王来报复这个让人吃草的社会。而是……他决定制造大批魔物攻击玩家,好让他们挂掉之后来教堂复活,以此来提高自己的营业额。

  “想当年,我也是一个被村民和玩家信赖着,尊敬着的神父啊,只不过是为了生计,稍微制造了点魔物去打劫了一下土豪来维持生计,卖了点魔物赚点外快,居然因为这种微不足道的理由被狩魔学院高中部拒绝了。”封不觉说道,“尽管如此,我依然充满着对光明的向往。”

  “并不是什么稍微吧!最后觉哥你都成为了NPC首富了啊!那种方法可使连我爷爷都心动了啊,虽然最后被奶奶阻止了。”王叹之吐槽道:“还有,最后那句话太可疑了。”

  “我相信人人心中都埋藏着正义的种子,”天马大义凛然地说道:“我也相信你绝对会是个意外。”

  “呵呵。”鬼骁连槽都懒得吐了。

  “哼,我的正义之光可是能突破天际的。”封不觉冷笑,“不信你们看着。”

  “突破天际的是你的下限吧。”鬼骁道:“要我们看你怎么掉下限吗?”

  “以你的智商,很难明白我的伟大,在这等着,看我如何和狩魔学院的渣渣们愉快地交流。”封不觉不等鬼骁再说什么,转身就朝宿舍走去。

  作为惊悚学院拉仇恨的NO.1,封不觉也算是学校名人,见他走过来,附近的学生都提高了警戒。他鬼鬼祟祟的走到一个学生旁边,那个学生见他过来,握紧了手中的扫帚,一副遇见流氓的良家妇女的架势。封不觉仿佛没有看到他的脸色,小声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变态狂魔封不觉。”那人往后退两步了,说道:“你来这边干什么。我告诉你,想来捣乱那是没门。”

  封不觉立马换上一副被侮辱的样子,“你怎么能说我是封不觉!你难道不知道‘复仇者计划’吗!”

  “那是……”那人当然不知道什么是复仇者计划,但封不觉一副你连这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实在是太嘲讽了,于是他嘴硬的说道:“我当然知道!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你知道就好,我时间不多,长话短说,在这个计划中我的任务是负责假扮成封不觉,把鬼骁引过来,你知道的不少人跟他有过节,想打他闷棍。”封不觉一边胡扯一边拿出之前顺来的一个狩魔学院的学生卡,“这是我的学生证,你可以验证一下。”

  那人拿了通讯器扫了一下,确定了这张学生证的真实性,原本警惕的目光瞬间变成了敬佩,“居然假扮封不觉那个贱人,真是委屈你了。”

  “不耽误时间了,封不觉很强,那边拖不了太久,被发现了就不好了。”封不觉说道,“你赶紧带人来。”

  “这个简单,想揍鬼骁的人多得是,你等着,我马上就叫人。”

  “这么简单就相信了,搞得我好没有成就感。”见那人兴高采烈的飞奔而去,封不觉摸了摸下巴,向第二个人走去,以安利推销员的架势说道:“同学,你想揍鬼骁吗?”

  = = = = = = = = = = = = = = = = =

  “我现在感觉非常不好。”鬼骁说道,作为粉丝无数的新一代boss行业中的璀璨新星,他不缺少被粉丝们追的经历,但被一群燃烧着熊熊妒火的人追杀,还是第一次。他躲过一块飞来的板砖,踹飞了一个试图拦截他的人,对着身后紧跟着的还有余闲拿着通讯器刷论坛的封不觉吼道:“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啧啧,我也没想到你的魅力这么大,这不是正在求救吗?”将题目为校园男神惨遭众屌丝群殴的帖子发出,封不觉收起通讯录,敏捷的躲过迎面而来的拖把,又拉着小叹闪过敌人的拳头,说道:“放心,等你的粉丝团到了,我们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觉、觉哥你是要、要挑起学院火拼吗!”小叹喘着气地说道,“这要怎么善后?”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去帮你搬宿舍的无辜路人。”封不觉说这话的时候眼神特纯良,就好像他真的很无辜似的,“一切都是那个假扮我的人的错。”

  “天底下居然有愿意假扮你的人,”天马抱着行李箱一脸震惊,“英雄的修行还不够啊!”

  “不要这么轻易就相信觉哥的话,那种修行也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啊。”小叹虚着眼,觉得浑身无力,“觉哥我是认真的啊,就我爷爷对古院长那态度,我觉得这不是一句我是个帮忙搬宿舍的无辜能解决的啊。”

  “天塌下来有伍迪顶着。”封不觉无所谓地说道,“反正他也管不到我头上”这个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己会为轻视猫爷付出多大的代价。

  鬼骁的人气很高,不仅是惊悚学院内部,怪物学院和狩魔学院里也有不少他的粉。封不觉他们跑了没一会,就被粉丝们救了下来,双方形成了混战,再加下一不小心被波及的围观者,事后统计,全校有近三分之一的学生都被卷入其中。很久之后,这一天被称之为“圣战日”。

  封不觉一向不是个追求低级满足感的人,他自认身为一个成功人士,成功的挑起一场大混战后,理应站在高处,拿着一把折扇,对着打得十分热闹的人群,悠悠地说着:“高手寂寞……”或是“天凉了,让狩魔学院破产吧。”之类的废话。

  但他人性本贱,专业脸T20年,让他干看着不嘲讽两句,怎么对得起他的专业?如果不是他本身确实有两把刷子,在下跪求饶这方面也颇有心得,等混战结束后,小叹只能去再生中心才能见到他了。


*写到后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搞了,果然不写大纲还是不行OJZ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