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线菌

这辈子都不可能有saber了

©毛线菌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同人】论演员的自我修养(七)

        *开学了【哭瞎

 

  “我有个问题。”黄少天一手匕首一手火球,胆战心惊的站在周泽楷身边,一面提防着随时有可能出现的敌人,一面又要小心拿匕首的姿势不要太对,“我们现在逃跑来得及吗?”

  “为什么?”周泽楷面色如常,疑问句到他嘴里变得跟陈述句似的。

  “居然问什么?这一看就是要出现什么厉害家伙的节奏好吗!”黄少天叫道,“你是要我在这等死吗?”

  “我有给过你选择。”周泽楷说这话时有点漫不经心,他的注意力集中在周围环境上了。

  “你把在雾霾天的高速上让一个病人走回家称之为选择!?”

  “不。”驱魔人看着远方举起了枪,像是发现了什么,“微草。”

  我宁愿走回家。黄少天在心里翻白眼。先不提那鬼地方骇人听闻的一系列传闻,就凭它是驱魔人的集中营,以他的身份要去那地方也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带领着大军杀过去,要么就是被俘虏过去——这个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

  现在见鬼的居然冒出了第三种可能,作为被保护对象,这听起来真像是什么笑话。不过鉴于现在的情况,他假装没有听到驱魔人的话,问道:“有什么要出来了吗?”

  驱魔人点点头。

  “这玩意不能给我一点安全感。”他看着匕首和火球,愁眉苦脸的说道,“你知道吗,我几乎能预料到我的死状了,你觉得他们喜欢红烧还是清蒸?”

  “生吃。”周泽楷终于把注意力分了一点给黄少天,看他的表情颇为无奈。“你可以信任我一点。”

  “凭什么啊凭什么啊?就凭你刚才拆房子弄了一身灰?你看起来还没它可靠!”黄少天扬了扬手里的匕首,信任一个灭妖无数的驱魔人,如果不是现在身份不允许,他真想呵呵一笑以示嘲讽。

  周泽楷没回答,只是看着他,黄少天后知后觉的想到匕首是驱魔人给他的,不过这不妨碍他继续表达对驱魔人不满。“这个是最基本的好吗?如果不是因为你,这个时候我应该在继续享受生活,而不是跟你在这里爬山然后撞鬼。”此时温度开始逐渐下降,黄少天闻到一股腐朽的味道,好像他们置身的不是山林,而是尘封多年的地下室。除了刺骨的寒意和腐朽的气息,还有一丝即使现在柔弱的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的妖魔剑圣也能感到的恶意。

  那恶意并非针对他,但并不能让黄少天增加多少安全感,他朝周泽楷靠的更近了。“我有极其不祥的预感。听着,我有个建议,趁现在那玩意还没出来,赶紧路跑怎么样?”

  “那不可靠。”

  “嘿!现在是反击我之前的话时候吗!我知道你急着救人,但也要考虑一下我的性命啊!就算不打算逃跑,你不觉得应该再给我点什么以防万一,比如符纸什么的?或者干脆设个结界或法阵?”

  “没有。”周泽楷回答得很干脆,“也没必要。”

  “为什么为什么!”黄少天抓狂了,“我这个要求很过分吗?”

  “不,”驱魔人笑了,“只是没有必要。”说完他转过身去,不在看向黄少天。

  难怪妖魔界有那么多女妖不畏死亡的前仆后继跑到人间想为他生孩子,得到他的血脉,这家伙确实有资本。也许是被周泽楷气定神闲的态度震住了,也许意识到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实力就没有话语权。黄少天不再纠结安全问题,这让他甚至有功夫想些完全不相干的事了。

  不过他也没脑补太多,因为敌人出现了。

  那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姑娘,头发披散着,面色雪白,一身紫面白底的衣服,和普通的鬼一样,瞧不出有什么异处。若硬要说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便是她脖子上挂着个绣花荷包,插着许多的针,针眼上挂着各色的丝线。

  黄少天盯着那女鬼看了许久,以他现在的能耐也看不出个什么,只能从外貌上得到情报。他本以为能拿出上古时的法阵的,怎么也得是中古时代的人物。看这身打扮,以他在人间看的那么多电视剧得到的经验,撑死也就是个清朝人,悲观一点,说不定都民国了,于是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他失望的实在是太明显了,一人一鬼不由得同时看向他。

  黄少天被看得有些发毛,周泽楷还好,他被驱魔人打量的都习惯了。这女鬼不同,被她盯着,凉意能渗到骨头里。黄少天躲到周泽楷身后,用他挡住女鬼的视线。没胆问那边的女鬼,他小声地问前边的驱魔人,“看我干吗?敌人在对面,注意力集中点。”

  “你……”周泽楷扭过头,看着缩在他身后的人,“在失望什么?”

  “失望什么?我失望的太多了!”黄少天道:“首先,这个女鬼太年青了,就算是我都能看出来她是清朝的,说不定还是民国的!清代都快被玩烂了好吗?然后就是这身衣服,实在是太不敬业了。别的的女鬼衣服都是非黑即白,要不然也是一身红,她怎么就穿着一身紫?登场的气氛也不对,没有大群手下开道,也没做试探就直接蹦出来,太不符合幕后黑手的身份……(此处省略若干)最后,我最失望的是!为什么我不是在做梦啊!”

  见黄少天还有功夫想这些有的没的,周泽楷不再管他。他转回头看向女鬼,女鬼虽然没有完全听懂,却也明白这是在嘲讽她,面目有些扭曲。虽摄于周泽楷的威慑不敢靠近,但周围温度却降的更快了。

  周泽楷眼中红光闪过,杀掉这个女鬼对他来说易如反掌,但是现在江波涛他们下落不明,必须要从她身上得到必要的情报。这女鬼显然也明白这一点,因此才这么正大光明的出现。

  不过瞬间,她的脸色恢复正常,甚至露出了笑容,“远道而来的客人,欢迎来到我家。”

  “还知道我们是客人啊?你就这么招待客人的?”黄少天撇嘴,“不说专车接送吧,至少也得备点茶水点心吧。”

  大约是没想到真有人会顺着她的话往下接,女鬼脸再次扭曲了一下,阴沉沉地说道“是我招待不周。”

  “知道就好,这荒山野岭的,也不指望你能拿出什么好东西,把之前来的那几位叫出来,我也就马马虎虎原谅你的招待不周了。”黄少天嘴上说着,心里却觉得他这辈子估计都不会干比这更荒唐的事了。

  营救驱魔人什么的,真让人心酸。

  周泽楷在一旁不说话,默认了由他进行交涉。

  女鬼这次却没有生气,她诡异的一笑,说道:“要见之前那几个人吗?那就跟我来吧。”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