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线菌

这辈子都不可能有saber了

©毛线菌
Powered by LOFTER
 

【惊悚+鬼喊】综合性NPC大学(一)

      

      @费茶君 写出来的感觉跟脑补出来的不太一样……  


      *含大量私设,而且很明显的偷工减料了。


  恶搞向,混合了鬼喊捉鬼和惊悚乐园,可能会加上贩罪……嗯,如果我有时间补的话。


  只能做到尽力不ooc,不能保证不ooc。


  能接受的话请继续w


  序


  综合性NPC大学,顾名思义,是培养各式各样的合格NPC的大学。


  NPC大学下属有三大学院,有汇集着大量正派人士,号称黑暗的终结者,光明的诞生地的狩魔学院;有充斥着各种邪魔外道,开万圣节派对不用化妆,跟狩魔学院相爱相杀的惊悚学院;以及专注提供经验值一万年,战斗在被揍第一线的怪物学院。


  在这个有着多重空间的RPG世界里,NPC就是公务员,只要能从大学毕业,就算是怪物学院出来的学生,也能享有着安定优越的生活。


  我们的故事,就是在这样一个世界里发生的。


  王家家训:不要和姓古的人交朋友。


  一句话,12个字,蕴藏着多少血与泪。


  王叹之以前只觉得这是祖上有人犯二,直至今日,才发现什么叫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他和一个姓古的女孩子成为好朋友还没超过24小时,就被学院院长给叫进了办公室。


  院长名叫古尘,比起本名,猫爷这个代号更常用,以至于前者几乎没什么人知道。他乍一看只是一个颓废大叔,不过无数玩家和NPC已经用自己的生命证实了,他绝不是一个普通的颓废大叔,他是一个卑鄙阴险的,毫无下限的,无耻的,混账的颓废大叔。不但本身实力不错,头脑也好用的天怒人怨。


  很多人都觉得,比起狩魔学院的院长,隔壁惊悚学院才是他的归宿。自从有了他,十八层地狱都显得太浅了。


  不过这些评价都是来自于跟他打过交道的人,或者别的什么不是人的玩意。学生们因为了解不深,在他们看来,刚上任没多久的猫爷绝对是一个充满忧郁气质的帅大叔。不过这都是建立在他不笑也不说话的基础上……


  而现在,他正在说话。


  “这是你的转院手续。”猫爷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你爷爷哭着求我给你转到隔壁惊悚学院。虽然我觉得应该尊重一下你的意见,不过他是在太吵又太蠢,于是我就给你办好了。”


  王叹之很想翻白眼,且不说当着人孙子的面这么说人爷爷好不好,单单就是那个同意转院的理由,就足以支持他完成这个动作。不过他一向是个好学生,胆子又小——这个是重点,所以只露出一副震惊兼不可思议的表情。


  “为什么?”他问。


  “你可以问你爷爷。”猫爷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像是赶苍蝇,“转院证明拿走,记得把门带上。”


  于是王叹之只好拿着转院证明走了出去,倒不是他不想抗议,是因为他知道抗议也没用。之前新生入学,有个志愿是狩魔学院勇者系的学生因为工作失误被分到惊悚学院BOSS系。按说这事只要院长同意,想要调回去很容易,不过猫爷很冷酷的拒绝了那个新生的转院申请,原因是嫌对方智商低。那名学生当然不愿意,跑去抗议,被猫爷收拾了一顿后安排了一个实习任务。没人知道那个任务到底是什么,总之任务完成之后,那人虽然仍以勇者自居,不过也没再提转院的事。


  他发小封不觉和那人一个系,一次吃饭的时候王叹之问到这事。封不觉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回答道:“我觉得以你的智商说不定哪天也会以同样的理由被你们院长抛到我们院,留下包大人一个人为成为大肚官僚在狩魔奋斗。这么简单的问题你居然想不到答案。唉,这样下去玩家们迟早会觉得反派们都是低智商啊。”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好像他真的很担心似的。


  “为什么是以我因智商低转到你们学为前提啊!”王叹之反驳,“说得好像我智商真的很低!”


  “不想解释不要搞地图炮啊,要黑你光黑小叹就好。”包青,封不觉口中的包大人也反驳道。他是管理系的,毕业之后至少也是个村长。


  包大人说前半句的时候王叹之还点头,到了后半句的时候他只想拿餐盘糊他脸了,随后他就将这个想法付诸于实践。


  这引发了一场混战,最终结果是三人都被赶出了食堂,还上了保洁大妈的黑名单。


  “虽然不想承认,不过我该不会真的是因为同样的理由被转院的吧……”尽管猫爷说了是他爷爷安排的转院,回想起当日封不觉说得话,王叹之还是不自觉的往那方面去想。他叹了口气,掏出通讯录呼叫他爷爷。


  他爷爷王诩在玩家和同行圈子里的名声和猫爷有的一拼,虽然在智商上有所不及,不过在脸皮厚度和无耻上更甚一点。你很难在性格方面找到王叹之和他爷爷的相似之处,这个事实证明了遗传的不确定性。

  

  他爷爷现在在某个魔幻世界的学校里当校长,角色设定类似邓布利多。那边接通的时候一个玩家正在交任务,看起来十分痛苦。只听他爷爷说:“我混学分的时候你爸爸都不知道在哪玩泥巴呢,想刷学分混奖励,你也编个像样的老师名字,西幻世界你编个中文名,当我是傻瓜吗?”

  

  “真有这个课程啊校长。”那个玩家看起来快哭了,“课表上有的,虽然那个老师从来没上过课,但是最后是有考试的啊,为了那个考试我还交了20G呢!”

  

  “编的还挺像的。”王诩说道,“不过我告诉你,你是骗不了我的,等着重修吧小子,现在我有事,你可以先走了。”

  

  “校长我真的没骗你!我真的……”那玩家还没说完,便被校长办公室里的魔像架起来扔了出去。围观了这场闹剧的还有也连了王诩通讯录的埃尔伯特,他是王诩的好朋友,他说道:“那个玩家看起来不像再说谎,说不定他选的是你之前为了骗双份工资偷设的那门课呢。”

  

  王诩道:“怎么可能,且不说我设定的那么课选课时间只有十秒,他一个法师哪有那个手速。再说我又没把那门课印在选课宣传单上,他怎么可能在那一堆密密麻麻的课程中找到这门课!”

  

  埃尔伯特道:“你还是那么无耻,不过万一是他手滑不小心点到了怎么办?你那么课叫什么?”

  

  王诩翻白眼,“我怎么可能记得几年前随便写的东西是什么。”

  

  “神权与王权在魔法革新领域上的阴谋与斗争中不同阶级的阶级性体现。”小叹答道。

  

  “……这不就是那个玩家选的课吗?小叹你没记错?”埃尔伯特问。

  

  “没有,觉哥看到后觉得这个题目有点意思还写了论文,我和包大人帮他找资料找的快吐了。”

  

  “切,居然还真有这门课,”王诩一脸不爽,“找我什么事快说,一会儿还得善后。”

  

  “爷爷,我今天收到转院手续……”

  

  “猫爷这混蛋速度还挺快的啊,也不枉我费了那么大劲。”王诩虚着眼,“其实最好的处理方法是你火速退学,不过现在这个社会到哪都看文凭,这几年造假又查得严……”

  

  “我不懂。”小叹一脸迷茫,“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么严重。”

  

  “猫爷成了你的院长,还是你专业课老师!这还不够严重吗!啊,当然,如果只是这样你最多也就是感受一下他的卑鄙无耻,如果你那个小女朋友不是他的孙女,古清那衰仔的女儿的话。”


  “你可真有勇气。”埃尔伯特佩服的看了一眼小叹,又同情的看了王诩。跟猫爷做亲家,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  

  

  “古小灵?”小叹傻了眼,“…可是…我们只是朋友啊。”

  

  “朋友?”王诩脑海中闪过了个十分不祥的念头,“你真没追她?” 

  

  小叹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这个混蛋!”王诩骂道,“下个任务又要白干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