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线菌

这辈子都不可能有saber了

©毛线菌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同人】论演员的自我修养(二)

   @-GHOST- 

        *这也算生贺吧,黄少生快~

       在黄少天还是颗蛋的时候,当然关于那到底是不是颗蛋,魏琛和某人有学术上的争议,不过考虑到一直没有决定性的证据证明那到底是什么玩意,我们就姑且把他当做蛋,被魏琛在北海的一个水眼里发现。


  一开始魏琛并没有发觉这颗蛋是有生命的,他把他当成了宝珠之类的玩意,直到他把那颗蛋从水眼里拿出来的时候,原本平静无波的海水,立刻翻滚起来,形成了大大小小的漩涡,虽然这种情况并没持续多久。魏琛这才发觉自己手上拿的这颗蛋可能有点来头,神识扫了一眼发现是有生命的,于是就把他带回蓝雨,找了个灵气颇浓的水眼扔了进去,设了几个防盗的法阵,之后就把这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接下来过了几百年,也可能是几千年,那段时期妖魔界并不太平,时间对妖魔也没什么意义,所以很难确定到底过了多久。反正是过了很久,吃饱灵气了的蛋终于觉得整天光吃也太无聊了,他决定离开这里,蛋的形态实在是很不方便,他想要变个样子。在他太过平静悠长的岁月里,见到的唯一一个生命就是魏琛,然后他就变成了人形。当他踏出水眼,由于对力量控制还不是很成熟,引发了剧烈的波动。到底是怎样的波动今天已不可考,不过可以知道的是,现在的蓝雨宫,就是在那之后重新建立起来的。


  顺理成章的,黄少天就成了魏琛的徒弟。但实际上魏琛能教给他的只是战斗的方法和经验。他天生就知道该如何使用自己的力量,很多妖魔一辈子都做不到的事,他做起来就像呼吸一样容易。太容易学会的东西总是很无聊,有那么一段时间他丧失了学习的热情,觉得作为天才,他的生活真是寂寞如雪,于是到处兴风作浪,扩大地盘,搞得蓝雨人手不够用。魏琛不知道这是青春期少年常有的表现,他的第一个弟子喻文州从小性格沉稳,青春期和他无关,所以不知道很正常,为此感到十分忧虑。不过魏琛毕竟是妖魔界最顶尖的那群人之一,很快就想到一个好方法。他花了很长时间制作一把飞剑,然后把它送给了黄少天。


  黄少天确实表现出了对剑术的狂热,因为学习这玩意对他来说,少了血脉能力的加成,变得有难度多了。毕竟学习法术的天赋和学习剑术的天赋完全是两个系统,这两个职业天生不兼容。为此魏琛很是清闲了一段时间,直到后来黄少天在剑术上展现了更为惊人的天赋为止。


  他在学习怎样使用飞剑上花了大约三百多年,然后他只花了不到十年,于剑之一道上,整个妖魔界就没几个能和他相提并论了。


  他就是这么一个天才。


  所以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一个天赋非凡,实力强大,背景雄厚的妖魔,他的一生平坦的就像刚修好的柏油马路,如果不是经常和别的妖魔打斗,有带兵打过仗,可能连受伤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又怎么可能明白感冒发烧是个什么玩意?


  这和他是不是个天才没有一点关系,就像你永远也和男人解释不清大姨妈和生孩子会有多痛,除非他们能亲自体验一下。


  于是当黄少天一觉睡醒,发现自己头昏脑涨、恶心想吐、四肢无力、鼻塞喉痛,他只觉得自己是被诅咒了,根本没有往生病那方面想。


  “这些该死的驱魔人,居然用这么卑鄙的手段。”他在心里默默骂道,并非他自知之明,而是喉咙痛到说不出来,“这是什么法术,简直太恶毒太不要脸了。”


  黄少天试图坐起来,但这相当困难,这让他非常恼火,因为哪怕他只是颗蛋的时候,身体也没有这么不合作。他费了好大的功夫才从床上爬起来,准备出去找点水喝。


  他推开门,然后愣住了。


  被他咒骂的驱魔人们就在不远的客厅,或者说曾经是个客厅的地方站着,除了周泽楷和江波涛外,还有另外两个年龄稍小一点的。不过这不是让他愣住的原因,两个驱魔人还是四个驱魔人对现在的他来说都一样,反正都打不过。让他愣住的是客厅的惨状,这个曾经是客厅的地方此刻看起来非常糟糕,比起客厅,鱼市或是水产批发市场或者更适合它。到处都撒着诸如螃蟹壳、龙虾钳碎片之类的玩意。而原本属于这个家的所有的玩意都不在自己应该待的地方待着,并且大部分都呈现出一种连它的制造者都认不出它的状态。


  如果黄少天有力气把整栋房子都看一遍的话,会发现他之前所在的房间是整栋房子中保存最为完好的一间,这简直就是个奇迹,它几乎一点损害都没有。其次就是这间客厅,至于别的房间…嗯,房间这个称呼已经不适合它们了,废墟是它们的新名字。


  那两个低着头,看起来像是蔫了吧唧的菜叶的年纪稍小的驱魔人显然就是罪魁祸首。因为他们看到黄少天时,表情惭愧的就差没把“我有罪”三个字写到脸上。


  这让黄少天有了相当不祥的预感,他嘶哑着嗓子,相当费劲的说道:“这是、我…的……房子?”


  两人头低的更很了,看起来很想钻到地缝里去。


  这相当于默认。


  黄少天差点一口气背过去,到底是谁说的人间非常好混,随便来个妖魔都能过得相当舒坦的?这才多久,他丢了保姆,死了宠物,中了诅咒(他还不知道自己病了),现在连房子都毁了,妖魔界都没这么残酷!


  “我想,我们可以解释……”江波涛开口,试图缓和一下气氛。


  “解、释?”黄少天打断了他的话,表情狰狞,看起来完全不想要解释。事实上如果不是他嗓子实在是不方便,等待驱魔人们的将是连绵不绝的骂声。


  一般来说让失去理智的人冷静下来挺难,不过周泽楷只用了两个字就让黄少天冷静下来了。他看着黄少天,缓缓地说道:“妖魔。”

  

  黄少天心里一沉,那种被窥视的感觉再次冒了出来。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