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线菌

这辈子都不可能有saber了

©毛线菌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同人】论演员的自我修养(一)

       *本文开篇情节和部分设定来源于《纨绔子弟》,当然后面部分并不相同,在此申明,顺便卖一下安利【。

       *这是一个作不作都得死的悲伤故事【。 

       *能接受继续

       有人问我,如何才能成为一个好演员,我告诉他,当你置身于一个不成为影帝就得死的环境中,你自然而然的就成为好演员了 
                                                                                    ——黄少天 
 

  黄少天,统治着整个妖魔界所有水系妖魔的蓝雨的最高统帅之一,所到之处腥风血雨,恶浪滔天,直接或间接死在他手下的生灵无数,罪行罄竹难书。


  就是这么一个大魔王,在一个早的连晨练的人都见不到的清晨,在人间的一个小公园的池塘里差点淹死。


  蓝河觉得,如果他有胆子把这会儿发生的事说出去,那么妖魔界至少两百年内都不愁没故事编。


  这听上去像是一个笑话,可是真的它发生了。


  其实这件事的整个过程并无什么奇异的地方,放在任何一个普通人类身上都有可能发生。和狐朋狗友喝酒喝得烂醉,逞能自己一个人回家。当然别的人可能根本送不了,因为他们一定醉的也不轻。然后摇摇晃晃的走到公园,大发奇想的想要做点什么,也许是看到水里的月亮不错,也许只是单纯的想喝水,更或者根本什么也没想,因为黄少天打出生就在水里,在来到人间之前,他在岸上的日子和一个普通的城市上班族在水里待的日子可能是一样的,甚至更少。


  他就这样下水了。


  这多自然啊,因为他本来就是属于水的,喝醉了想玩水任谁也挑不出一丁点不对,如果他身上没有为了在人间自由玩乐不被驱魔人打扰特别设置的36道封印的话。


  那36道封印是蓝雨前后两大统帅联手加持的,过程极其复杂,所耗材料甚多,以蓝雨的身家,在不影响自身势力的情况下,也仅仅能封住一人。黄少天能来人间玩,其实是站在无数同僚下属的“尸体”上得来的战利品。


  封印完美地封住了黄少天的血脉气息和能力,虽然他还保留了一些本事,远超普通人。这从他昨天,或者说是今天,一人喝的酒比一群狐朋狗友喝的都多这点可以看出,不过大抵还是在人类这个范围内。


  这就意味着,在水里待得久了,他肯定会挂。


  这时就体现了喻文州的英明,他是那36道封印的加持者之一,蓝雨现在的最高统帅,黄少天的师兄。


  他的英明之处就在于,他给黄少天找了个保姆——蓝河。


  蓝河不是妖魔界的土著,他是从人间修炼有成之后被人追杀才跑到妖魔界的。因为曾被黄少天救过,对他忠心耿耿,加上又对人间足够熟悉,就被喻文州打包一起扔到人间去了。


  黄少天来人间本就是为了享乐,因此堕落的极快,才几个月就把自己搞得跟人间的二世祖败家子毫无区别,喝多了想跳水也不是第一次,每次蓝河都费了不少功夫才拦住他。这次虽没在门口堵到他,但也猜得到他会去哪。于是黄少天在快要淹死之前被蓝河给捞上来了。


  和黄少天不同,蓝河还保留着一部分能力,这让他的整个救援过程轻松多了。


  被捞上来后,喝了不少水的黄少天显得清醒多了,当然这是相对的。他呆呆的看着蓝河,问道:“我刚才差点淹死?”那声音充满了疑惑。


  “是的。”蓝河回答道。


  “这真不可思议天啊我居然差点淹死。”一阵风吹了过来,他打了个哆嗦,如果是以前,十级飓风也别想让他打哆嗦。“真是太神奇了,那就是淹死的感觉啊。”


  是快要淹死的感觉,蓝河在心里默默纠正,他看的出,黄少天只是从醉得非常厉害变成了醉的厉害,总而言之还在醉,颠来倒去的重复着那几句话,这个状态,换个台词可以扮演祥林嫂。


  蓝河架起黄少天,不管怎样先回家,黄少天现在只是个普通人,醉酒跳河(?)再吹吹冷风发烧,肯定是要大病一场。要是生病了,肯定就得向喻文州汇报,这样一来这事肯定就瞒不住了。他对生死挺看得开的,但是如果是因为这种原因被上司迁怒而死的话,未免太悲伤了。


  他还没走两步,就感觉到不对,停了下来,脸色凝重。黄少天虽然还在醉,不过他以前毕竟也是自带腥风血雨的男人,见蓝河神色如此,问道:“怎么了?”蓝河的力量在妖魔界只能算是一般偏上,不过在安逸的人间基本上也碰不到什么太强悍的对手,倒也够用。但看他这会头上都冒汗了,今天显然是要出现意外了。


  “有血腥味…还有很……强大的气息。”蓝河回答道:“我…恐怕……对付不了。”他这会说话都困难了,显然对方给他很大的压迫感。


  “嗝…既然这样,那我们逃吧。”黄少天打了个嗝,他刚才喝水喝多了这会撑得厉害,只希望赶快找个地方休息。对于逃跑这件事没什么心里障碍。


  他都发话了,蓝河也没打算等死,正准备施法逃跑。但非常不幸,蓝河刚架好法阵,一股熟悉的妖气出现了,并且直挺挺的撞了过来,成功的打断了他们逃跑的脚步。若不是蓝河在人间的时候有一段比较倒霉,逃跑技能熟练值刷的颇高,对这一类法阵遁术研究的很透彻,不然非得造成反噬不可。


  撞过来的是一条巨型金鱼,立起来差不多有两层楼那么高。它的外形和普通金鱼一样,但普通的金鱼肯定长不到这么长,吃金坷垃也没可能。这金鱼是妖魔界的特产,蓝河带来看家用的,施法养在鱼缸里,前几天他家遭贼,刚翻进门,魔界牌金鱼以为师主人回来了,就现出了原型准备迎接,把小偷吓昏了过去,要不是蓝河回来的及时,八成是活不成了。后来被小区保安扭送到派出所,一路上都说自己看到巨型食人鱼,现被当成精神病送到医院去了。


  别看人家现在有两层楼那么高,但实际还处于幼生期,对于从小养它的蓝河非常有感情,揍不过别人第一反应就是跑来找他。


  随着金鱼赶过来的是两个开车来的年轻人,其中一个手里拿着枪,即使是被36道封印裹得严严实实的,黄少天也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不怪蓝河没出息,就算没封印,他和这人打胜负也不过五五之间,何况蓝河呢。


  没办法,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酷,不管你有多强,总会有种名叫天敌的生物来告诉你,你不是这天地间的主宰,眼前这俩人无异可以被划分在天敌的范畴里。


  逃跑显然已经来不及了,黄少天扭头看蓝河,他看起来像是快晕倒了。一方面是因为敌人很强,另一方面是为没有教育好这傻鱼,白痴都能看出来,对方是故意放走它的,要不然和它养在一个缸里的水产多了,凭什么就这小家伙有机会跑来找他们?


  “早上好两位,没想到还有人和我一样起得这么早。”黄少天微笑,生存的压力战胜了酒精,让他摆脱了痴呆状态,“天气预报说这几天沿海地区有台风,没想到这次台风的威力有这么大。”他看着那个金鱼,惊讶的表情十分自然,就好像他真的很吃惊似的,“这个看起来不像是海里的东西啊,不知道好不好吃。”


  说着他又看向拿枪的人,那人相当年轻,有着一张符合时下审美的脸,属于走在街上无论男女都会想和他搭讪的那种,之所以是想,是因为他的气质很冷咧,如果脸皮不够厚胆子不够大的话,很难将这种想法付之行动。那人感觉到黄少天的视线,便将目光移向了他。看到黄少天似乎让他有些惊讶,他的眼神里有什么闪过,让黄少天感觉很不舒服,仿佛被什么东西窥视了,这让他十分的恼怒,属于妖魔的血液在封印下沸腾。但那只是一瞬,那人低头看了一眼同伴,点了点头,再看向黄少天时眼神变得温和多了


  窥视的感觉消失后沸腾的血液冷静了下来,黄少天这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汗。尽管对方的视线变的温和多了,他还是避开了他的视线,努力扯了一个估计他师傅魏琛都没见过的灿烂微笑,说道:“哇哦居然还有枪,你们是在拍电影吗?摄像机在哪?这道具做的好真实啊拍完能送我吗我可以掏钱买。”黄少天再次感谢自己身上那36道封印,这给他很强烈的安全感,他没话找话,希望能给蓝河制造逃跑的机会。


  “早上好,”那个没拿枪的人回答道,“现在情况有些复杂,我想一时半会很难解释清楚,不过等会儿会给你一个解释的。”他看向蓝河,“现在,我们能先和你旁边的那位聊聊吗?”他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一把剑,剑的周身隐约能看到符箓,显然是把好剑。


  “我觉得你们不是想和他谈谈而是想揍他。”黄少天说,他向后撤,试图让自己的行为符合一个胆小普通的人类,“这不是拍电影或是什么整蛊节目吗?”


  “不是。”那个拿枪的年轻人说话了,不知为何对黄少天露出了个略带歉意的表情,等看向蓝河时,那副表情消失了,便显得更外冷漠。他虽然没有继续往下说,但他的动作表明他的意思,他举起枪,目光锁定了蓝河。


  黄少天觉得浑身发颤,想必蓝河此时也差不多,或者更糟糕。他现在只希望蓝河这会儿能立刻逃跑,就像他之前打算做的那样。但蓝河显然没有丢下他单独逃跑的意思,他的表情十分悲壮,让黄少天想起了在妖魔界学习人间常识时看的电影主人公,那部电影的主人公和黄少天一个姓,叫黄继光。他说道:“你先走,我掩护。”


  “我的天,你是被这条金鱼弄昏了头吗?你有那么喜欢金鱼吗!”他说的话简直是在给自己竖flag!黄少天露骨的提醒道:“你想上新闻头条吗!看看他们的剑!他们还有枪!这可不是在国外!你知道有枪意味着什么吗!”


  “我不能丢下你先走,我的职责不允许。”


  天啊!太上老君!佛祖!上帝!谁都好,让这个傻小子开窍吧,他留下不是被杀就是被杀,黄少天恨不得替他施展挪移术或是遁术让他赶紧滚蛋,可是他动不了,拿剑的那人不知什么来到他旁边,显然是为了让他和蓝河分开。他笑得十分和善:“不用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显然是把黄少天当做人类了。


  拿枪的那小子已经朝蓝河开枪了,他的动作看起来很舒缓很有节奏感,漂亮的像是在表演一项艺术,放在一部通篇老套毫无新意的枪战片中,光凭这就能在国际上拿几个奖,但蓝河一枪都躲不开。


  黄少天呼吸猛地一紧,几乎要背过气去,驱魔人中能把杀人的枪法用的这么漂亮的人没几个,各个手下都丢着大量妖魔的尸体。身中数弹的蓝河脸色更是难看,虽然从一开始他的脸色就没好看过。那些子弹并不是普通的子弹,里面所蕴含的奇异的气息在他身体里肆虐,如果不是身体里喻文州随手加持的封印在,估计早就挂了。他比黄少天对人间更熟悉,看着年青人的神色充满了绝望,“你是一枪穿云?”


  “是的。”年青人没吭声,倒是黄少天身前那持剑的人替他回答了,他对蓝河说完又看向黄少天,“刚才忘了自我介绍了,我们是驱魔人,我是江波涛,那个是周泽楷,一枪穿云是他的绰号。”他顿了顿,又笑着说道:“这么介绍可能有点怪。”


  黄少天干笑着点点头,他言不由衷道:“这个绰号挺酷的。”


  这当然不是什么绰号,而是代名,名字都是有魔力的,妖魔也好,驱魔者也罢,在出道的时候一般都会给自己去一个代名和真名,代名在某些说名字有危险的场合或是签订某些不太靠谱的契约的时候用,真名则是除了命名人自己,谁也不会知道。


  黄少天也不例外。


  不过这会儿谁关心一枪穿云是绰号还是代名呢,在知道这是一枪穿云后,黄少天就明白蓝河所有的坚持和反抗都是是做无用功,他现在只有一个选择——跑。


  一枪穿云这四个字在妖魔界可谓家喻户晓,早些年还有妖魔试图挑战他以求出名,而那些傻瓜用生命给后人留下了相当宝贵的的建议,那就是性命远比名声更重要。


  蓝河当然也知道这点,只是他还担心黄少天,可被当做人类的黄少天要比他安全的多。


  如果他能逃回妖魔界,至少还能报个信。于是蓝河终于开窍,他调动喻文州当初下的封印,暂时压制主那股奇异的气息,准备要跑。周泽楷显然感应到了,他神色不变,迅速换掉弹夹,向虚空中开了两枪,虽然黄少天现在看不见,但那显然打中了什么东西,那东西发出惊叫,血液流淌下来,瞬间形成了一个法阵。周泽楷显然有些意外,他右手开枪打向法阵,左手开枪打向蓝河。


  江波涛这时也不看着黄少天了,他握着剑也朝蓝河冲去。


  他俩的动作不可谓不慢,可还是迟了一步,因为有鱼比他俩还要快。那傻鱼的小脑瓜显然终于明白自己给“妈妈”带来什么样的大麻烦,在千钧一发之际,挡在了蓝河面前。


  这一幕显得有些悲壮,傻鱼拼命的并没有让蓝河完全脱离险境,法阵虽然启动成功,但周泽楷的左手那一枪竟打穿傻鱼射进蓝河的手臂,血色纹印迅速蔓延,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但显然蓝河绝不会好受。而射向法阵的那一枪也让空间产生了明显的扭曲,成功返回妖魔界的可能性无限趋近于零。


  黄少天现在唯一能确定的就是江波涛那一剑蕴含的不是火就是雷,空气里除了血腥味,明显的又增加了烤鱼的味道。


  俩人简单的打扫了一下现场,收集完蓝河的血,再用三昧真火把不该出现在公园的东西都烧了,该埋的埋该带走的带走。等整理的差不多了,这才朝黄少天走过来。


  现在要怎么办,我得想个办法,黄少天想,在没有编好一个完美的故事之前,他不想面对这俩驱魔人。他试图理顺现在的情况,但脑子里面却是乱成一团,“哦,该死的酒精。”他抱着头忍不住咒骂起来。


  许是见他不舒服,周泽楷犹豫了一下,回车拿了一瓶水递给他,黄少天一点都不想喝,他一肚子水完全没有消化,十分想吐。但他还是接过了水,看到对方身上沾的血迹,脑子终于灵了一下。我现在是个柔弱的人类,喝了不少酒,跳了次水,又吹了吹冷风,还见到了一场单方面的屠杀,这时候还想什么呢?明摆着只有一个选项啊。


  于是他两眼一闭,放任酒精和困意侵占自己的大脑,昏了过去。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