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线菌

这辈子都不可能有saber了

©毛线菌
Powered by LOFTER
 

【周黄】依存症

  *有点深井冰的哲学(?)梗来自p站的一个战勇条漫

  考完试为报社而写【。

  能接受的话请继续

      【依存症(Dependence),為一種精神病,患者因某些事或攝入某些化學物質,必須極度依賴某種事物或某個人。發病原因通常為該人對患者做出令其印象深刻的事情,亦有可能為通過該物品作媒介做出令其印象深刻的事情。——维基百科】

  “您患上了依存症。”医生这样说道,“真是遗憾。”他的表情一点都看不出遗憾,甚至可以说带着高兴,让人十分的不快。

  “依存症?”周泽楷重复道,他看起来相当困惑。

  “是的,依存症,十分特殊的依存症,您是罹患的第一例。”医生的表情变得有些严肃了,这让周泽楷感觉稍微好了一些,他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在听。不过这种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医生接下来说道:“就是这样,世界仅有的一例,真是件值得祝贺的事。”

  这话让人很不舒服,周泽楷面无表情的盯着医生,气氛变得有些压抑。医生急忙摆着手说,“啊呀放松点,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这么紧张不利于我们接下来的治疗啊。”

  这话当然不可能让周泽楷放松,他想知道自己患上的到底是什么依存症,所以并没有走人,他问道“是什么?”

  “什么是什么。”

  “依存症。”

  “哦,你是问你的依存症啊,这个我们得慢慢来谈,护士,请给我们的病人倒杯水,他看起来非常的紧张,喉咙似乎很渴的样子。”

  护士端来了水,周泽楷接过水杯,不过并没有喝。

  “喝点水润润喉咙吧,从刚才你看起来就非常的渴。”医生劝道。

  周泽楷端起来了水杯,他确实感到了渴,这个医生让他感觉不太好,所以犹豫了一下,但对水的渴望压过了对医生的不信任,他还是喝了。

  喝下水并没有让他感觉好一点,但是医生满意的笑了,送水过来的护士接过空杯子,笑嘻嘻地说道:“喝完了呢,这样让人就放心了,是吧医生。”

  “是的是的,”医生说道:“很显然,我们对您的诊断没有错误。”他拿过护士手中的杯子,问道:“您真的觉得口渴吗?”

  周泽楷愣了一下,“刚才你说…”

  “没错,我是说您看起来很渴。”医生打断了他的话,然后又问道:“您真的想喝水吗?”

  周泽楷沉默了,现在想想,他似乎也不是口渴到非要喝水的地步。

  “不。”他说道。

  听到他的回答,医生笑的十分开心,“是啊您没有喝水的想法。我看得出,您对我不信任,可是为什么当我说我觉得您看起来非常渴的时候,您会觉得喉咙很渴,并且喝完了一整杯水呢?”他没等周泽楷回答就自顾自地继续说道:“很简单,相当的简单,那是因为您接受了我所说的话,并且完全相信了。真是神奇啊,您不信任我,却接受了我说的话。”他耸了耸肩,“人类还真是有趣的生物,轻易地就受到周围的影响,一旦相信的话就会变成事实,真是有趣极了。现在的您就是这种状况啊。”

  周泽楷没有说话。

  医生看他没有反应,站起来离开了座位,打开了投影仪,然后问道:“来回答个小问题轻松一下吧,您知道人体的含水量吗?”

  周泽楷摇了摇头,他不知道答案,但他知道,医生问这个问题绝不是为了让他轻松一下。

  “欢迎来到我的科普小课堂,”医生夸张的鞠了个躬,随后屏幕上出现一个曲线表。很明显的可以看出不同时期人的含水量,婴儿75%儿童70%成人60%老人50%。“啊呀,居然忘了加上胎儿了。啧啧,90%的含水量,真是让人吃惊。”

  周泽楷依旧没有出声,他觉得喝下去的水好像在一点点的成型,似乎要变成什么。

  “那么现在我又有一个问题了,人类是由水分构成的话,水分是不是人类呢?”

  没等周泽楷做出反应,护士小姐举起了手。

  “啊呀,护士居然这么积极呢,那么就由护士小姐来回答吧?”医生似乎对周泽楷没有反应并不在意,他笑嘻嘻的看向护士。

  “既然人类是由水分构成的话,反过来当然也成立咯,人类是水,水就是人类嘛。”

  “这个答案真是不错啊,虽然逻辑学老师会很不高兴。”医生大笑了起来,他看向周泽楷,“只剩一个问题了,您可不能继续沉默了啊。”他问道:“最后一个问题,您刚才喝的水,是谁呢?”

  “我…”脑海中一个人影一闪而过,“少天、我……是少天。”

  “真是让人吃惊啊,居然完全正确!”医生的笑的越来越夸张。

  周泽楷猛烈地咳了起来,眼角泛红,像是要把什么吐出来。

  “啧啧,还想不明白吗?为什么要咳出来呢?您不是已经完全接受了您依存的东西了吗?”医生说道:“接受了就不会感到痛苦了呢~”

  “咳、接受了……就不再痛苦了?”

  “是的,接受了就再也不会感到痛苦了。”

  周泽楷的咳嗽声渐渐停止,最终停了下来。

  医生满意的笑了,“恭喜您,您已经痊愈了,真是可喜可贺呀,世界上唯一一例的黄少天依存症患者,您的治疗顺利完成了。”

                                                                                                         【END】

  后续的事

  “什么什么?周泽楷依存症?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依存症啊?少开玩笑了,我可是很忙的啊……”

  “当然没听说过了”医生打断了黄少天的话,“因为您是罹患这种病症的第一例啊。”